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答疑八则(下)  

2007-09-15 01:20: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题5

问:在看洪涛的《逻各斯与空间》时,我认为出于对古希腊哲学的偏爱,他似乎很不客观。而在看波普尔的《开放社会及其敌人》时,他完全就把柏拉图与极权主义者划等号了,反正我现在看觉得他们说的都挺有道理的,可能是视角的不同吧。您怎么认为呢?这样我就觉得有问题了:很多时候我们对同一问题的争论都只源于观察角度或者层面不同,所以那些看起来你来我往的论战,似乎有自说自话之嫌。这是学术发展所必须的——因为提供了不同的视野;还是,也许有必要针对别人的问题通过自己的论证得出不同的结论?

刘伟:洪涛的书我只是大致翻阅过,没有认真看完,我对古希腊也没有研究,没有发言权。但就我看过的部分来讲,我还是很佩服。觉得他对古希腊哲学有比较深入的理解。

学术上观点的分歧是正常的。一是因为世界本身的复杂性,只有上帝才全知全能,而我们都不是上帝。这就好比盲人摸象,每个人都摸到一部分真相,但只有将尽可能多的真相汇集才能接近全局。因此,必须允许不同观点在公开的平台上争论,甚至是所谓错误的观点,都应该有被公开的权利。二是作者的视角和心态。如果采用价值先行的路线去分析,得出的结论就和从追究因果关系的角度所作的分析不一样。当然,追求因果关系的分析也因为前面的原因也会不同。从这个意义上讲,作者所处的时代环境、个人际遇都会对他的观点构成潜在的影响。这样以来,我们在看一种思想时,就不仅仅要看它论证的过程是否具有逻辑上的严密性和自洽性,还要看思想者本人所面临的问题,这就需要解读。

对学术共同体而言,更需要的是在前人的基础上把知识望前推进。所以需要针对别人的问题继续挖掘,相互争论。也就是说,学者不能回避大家关注的问题和已有的判断。在这一点上,自说自话是不可取的,因为,你没有介入到知识共同体,也不能避免重复建设,因为知识是公共的,要接受共同体的最终承认。

当然,也不排除在威权体制下,或者知识共同体名存实无的时候,个别思想家或学者自甘边缘,远离潮流,自己构筑自己的思想体系,结果有所发现,最终推进人类知识增长。

所以,我反对的是无视人类文明史上已经知识化的观点和现有优秀研究的贡献,而低水平的造垃圾。但我支持那些执着于独立思想和独特观点的学者。

 

问题6

问:还有,自然法和契约论是什么关系,近代社会契约论的创立是否标志着自然法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

刘伟:自然法传统自古希腊开始,因中世纪神权扩张而被压抑。至近代,社会契约论者为把人从上帝那里解放出来,重新确立人与政府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利用自然法的论述理路,激活了自然法的思想传统。因此,不能把社会契约论同自然法相割裂,相反,应该把社会契约论看作是自然法内部的一个变革。当然,这种变革是非常巨大的,因为它直接导致了现代民主国家的法权体系,并作为这些体系背后的“高级法”而发挥理念性的作用,并且依然可以被后来的政治思想家再次激活。

 

问题7

问:因为我之前看到说新的《土地法》里延长了农民承包土地经营权的年限,也扩大了使用土地的权利,那么如果要解决三农问题,土地私有化是不是不可触的底线?所谓的生产资料主要指的就是土地吗?

刘伟:学术界特别是经济学界一直有主张土地私有化的观点和相关争论,但官方并没有采纳这种观点。就算新出台的《物权法》也依然强调农村土地的集体性所有权。不过,就算主张土地私有化的学者,其论证的逻辑起点和旨趣也不尽相同,有学者是从农村经济发展需要规模化因而需要加速土地流转,而土地私有化有利于土地快速流转;有学者(如秦晖和部分法学家)是从个体权利角度出发,论证目前模糊不清的集体产权不利于农民土地权的保障,而私有化将使农民获得来自宪法保障的明晰而完整的土地权,从而增加农民与强势资本或掠夺型基层政权讨价还价的筹码;还有从其他角度主张土地私有化的。

这就说明,在学术界,还是可以公开讨论土地私有化的,并不是什么底线。

但官方决策层和另一部分学者可能认为土地不能私有化。这里有几个原因,一是包产到户之后农民土地承包权的延长加上《物权法》的明确规定,使农民在部分产权上已经实现了土地的私有化,最明显的就是经营权的自主和家庭生产的独立。二是,决策层更多地考虑是农村社会稳定,担心土地私有化带来土地的买卖和兼并从而造成无地农民,而我国现代化和城市化的容纳能力还不足以在很快的时间消化这一不稳定的社会群体。正如有某些学者认为的,土地在中国对农民来说具有社会保障的功能,而我国完全的社会保障并没有在农民群体上真正兑现。如果现代化出现比较糟糕的局面比如受到挫折或经济萧条,农民依然有一块土地,情况就可以不那么糟。这是贺雪峰等人的观点。他们是把农村作为现代化的“蓄水池”和国家的稳定阀看的。

就目前来看,全国范围内的土地私有化应该不会出现。但不排除局部地区或某种变相形式的土地私有化的推行,这种情况实际上一直在发生。

在农村,土地是最重要的生产资料,但生产资料还包括畜力和农用器械、农药及其他农业生产环节的用品。

 

问题8

    问:最后,我想问一个与这些无关的问题。我曾在《译林》上看过一篇《猫和老鼠》的文章。大意是猫在不断捕捉老鼠、老鼠又屡屡成功逃脱的过程中,它们的生命路线其实已经联系在一起了,即使感到疲惫,但是一旦其中一方不在了,另一方的存在也就失去了意义。因为我觉得这些关于人的微妙心理的描写很有意思,于是想到了中国文学,世俗具体地让我未免感到窒息,您是怎么看当代中国文学的呢?

刘伟:学习之余我也一直很喜欢阅读文学作品,包括当代作家的一些作品,应该说还是有很多优秀的。比如王小波、余华、莫言、路遥、阎连科他们。对世俗生活的琐碎描述并不必然是一个糟糕的倾向。比如《金瓶梅》和《红楼梦》就非常琐碎具体,但可以是非常伟大的作品,因为他们的描写不仅是风情画,而且具有社会史的留存价值。当然,《红楼梦》比《金瓶梅》可能更优秀,因为前者涉及到人类命运性的一些东西,更因佛道思想的介入而使作品本身具有超越性和多重解读价值。因为文学的最大魅力在对人类生存状态的反观、对人性的反思,而这些都需要通过内在心理和外在细节来实现,没有好的细节绝不可能有好的小说,这正是小说艺术的应有之意。但过于沉迷于对世俗生活的具体描写,如果缺乏思想关照下的取舍,就容易流于肤浅或冗长,至多是感官刺激。比如,王安忆后期有些作品就非常罗嗦,贾平凹后期的有些作品特别是《秦腔》也非常琐碎,至少让我难以卒读。

当然,对世俗具体的文学风格,不同阅读趣味的人会有不同观点。因为,很多人就是世俗取向的,从具体中有人也可以品出作品的味道,并增加其生活的乐趣。这未尝不可。我们不必以自己个人的思想偏好强求作家。任何时代,读者最多的必然是通俗文学。但若以优秀作品的标准来衡量,作家就不能为了描述而描述。因为文学的好坏根本还是在于文学背后的思想传统,特别是宗教关怀和悲剧精神。没有深刻的思想,不可能有伟大的文学作品。当然,也有小说家站出来反驳。已经有思想界、评论界和作家界的人就此问题展开过激烈争论。作家的本领在于叙述和语言本身的魅力。而思想界和评论界往往期待作品的思想性。结果就有分歧。

当代中国文学中,我相对比较熟悉小说。当代中国小说丢失了古典小说的意境和语言,又缺失终极的关怀。这样的小说写得好就是好看而已——比如王小波的小说,写得不好就是读不下去。如果要使作品真正具有发人深省的精神力量,还是需要作家夯实其思想底蕴并承接人类伟大文学的精神传统。如果考虑到中国大部分主流作家都依托于体制化的机构生存,当代中国优秀文学的希望可能在民间的那些思想者和天才身上。

                                                                                              2007-9-15凌晨一点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