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读学位与求生存  

2008-03-20 22:28: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听室友说,他看见从北苑抬出去一位博士。原因是神经失常。那个人的肚皮漏在外面,几个人护着,开始就躺在门后青草坪边的担架上。回想在复旦的三年,只北苑就还有另一位博士精神失常,一位博士跳楼身亡。加上今年初开学师兄的去世,就有四起之多。而这些都发生于小小的博士居住区。无论过劳死,自杀,还是精神失常,对个体来说,或许有比较独特的理由。但作为一个较高密度发生的现象,就必须从社会意义上寻求解释。

下午跑步时,我和小熊聊到这个问题。大家首先想到的是,现有的博士选拔机制可能有问题。从理想意义上讲,只有将愿意做学问也能够做学问的人才选拔出来读博士,这样的安排才是最优的。但实际上,在中国,读博士更多的是不少人改变自身处境的手段,这当然无可厚非,甚至具有社会流动的积极价值;只是这样就容易让许多不适合做学问也做不好学问的人进入博士队伍,这样的人读博士首先是自己辛苦、压力大,其次是可能也做不好学问,对学术的发展难以构成增量。做学问只有在比较单纯的情况下才能成为乐趣,也往往才能有所发现;尤其是人文社会科学,更需要从容和闲情逸致,在品味和逍遥中理解进而迸发思想。问题是,现在的博士选拔以考试的方式吸收了一些只会背书而不会研究的人,并使很多人以手段化的方式来对待学业——混那个学位;同时,更为要命的是,学术的社会科学化使研究变成现代工业生产意义上的,研究和写作因此变得异常艰苦——读学位首先是一个苦力活;加上就业的压力,博士日益贬值,大家都想着早点毕业,那种压力可想而知。

简单的一个学术事宜,放到扭曲的社会系统中,就不得不承受太多外在的负累。结果,博士们读得累,学术也发展不好,因为其中有太多过于急切的心理在驱动。当然,这一现象的深层又有更加复杂的原因:对于底层的人来说,求学、不断追求高学位是改变身份的近于唯一的手段;另一方面,书越读得多也就只能越读书,形成了路径依赖,别的做不了也不想作,做学问的人缺乏与社会的密切互动,学问也变得面目可憎、自说自话。而对于一定社会地位之上的人来说,想得到什么却又过于容易——他们同样也来抢博士这个头衔给自己脸上贴金,而我知道不少这样的人是不写博士论文的,因为他们有人代劳。所以,真正因博士论文焦虑和身心疲惫的,往往是那种想读好书而外在条件或个人特质又不允许他读好书的人,而这样的状况并不是作为单独的社会因素存在的。

我一直对学生讲,不想做学问而有别的出路,不要考什么博士;对专业知识没有兴趣,甚至连研究生也没有必要考。我希望那些家庭条件好,自己对学问又真的有兴趣的学生,不妨多读些书,想想知识和思想上的问题。一个社会总要有一些人琢磨超越性的问题,中国社会缺乏具有精英品质的精英,却让那些非精英的人承担了太多精英应该负更多责任的事业。要知道,对大多数首先要解决生存问题的人来说,要他们静心做学问的确是比较奢侈的期待。我虽然这么说,但因为学位依然是将人区隔开来的一个合法性标准,很多学生就是为了这个标准来的,也就是一个更好的找工作的筹码,或是所谓的更秀异的身份。我在给研究生上课的时候,深感对学问本身有兴趣的学生已不太多,就算有一些兴趣,知识基础也比较薄弱,而且工作的压力也会过早地干扰求学的过程。求知是每一个人的天然需要,不断学习,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当然是值得鼓励的。但涉及到现实的生存之道,学术能带来的实际上又越来越少;而要吃好学术这碗饭,需要的条件还有很多。并不是大多数人都能做学问,也不必那么多人做学问。我作老师对自己的定位就是,在课堂上传递一些知识和学术上的东西,激发学生对知识和思想本身的单纯兴趣,却不主张学生读高学位走学术之路——这也是现实逼的。

说到底,还是求学这种学术化教育与现实生存之间过于紧密的客观关联。实际上,一个人不适合作学问,却可以很适合经商或作干部;同样,一个人可能很适合做学问,却不适合经商或作干部。除了那些希望作研究或进高校做老师的人,应该在学术的路上不断追求之外;对知识的追求完全可以以业余的方式完成,不必走向生产博士的现代链条中。我的博士即将读完,也真正明白书读到博士便是一件索然无味的事,我天然的对知识的兴趣和对世界的敏感或许就因为结构化的训练而消解了。这就是代价,需要一段时间的自我修复;也是一个自己的反讽,算是站在城墙上调侃城里也调侃城外。

我对自己的期待是,博士之后,回归从容的思考之路,回归问题本身,世界本身,在思考中审美,在表达中参与社会。

今天下午顺利完成预答辩,胡乱想到这些,不知所云——因为博士论文写完后自己的脑子便已经坏了。

                                                                                                                   2008-3-20复旦北苑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36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