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民主在操练中成熟及其他  

2008-03-22 22:01: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几天在“凤凰卫视”上看台湾选举方面的实时报道,直到今天结果出来。其实,谁当选并不重要,因为在作为选举工具的政纲之后,执政党所面临的问题是一样的,实际执政的区别也没有当初标榜的那样大。特别是对台湾这样已经实现了国家(尤其是军队)和行政机器常规化的地方,哪个政党上台都不至于那么糟,哪个执政党上台也都不那么容易走出困局。更何况,他们有常规的合法反对体制和新闻独立体制,政治的运行自然会进入一个比较正规的轨道,也就是一个不怎么糟的轨道。

真正重要的问题其实是选举的过程。选举作为世俗化时代的政治宗教,有如革命是人民的节日一样,选举也是普通公民的狂欢节——一个多少近于赌博或娱乐的全民节日。更重要的,它可以让公民在投票时感觉到自己是主人,不管这种做主人的感觉会如何不及政治任何时候都存在的“寡头统治铁律”,仅仅有这样实质意义上的选举,与没有这样实质意义上的选举,就已经在人的尊严上构成本质的区分,更在政治与普通公民的关系上构成本质的区分。

威权体制下,就算从实质或结果意义上讲,执政集团能够作到“为人民服务”,从程序和社会心理上也不一定能获得公众正式而常规的认同。更何况,不允许政党轮替下的政权垄断,就算执政的结果的确不错,也总逃脱不了自卖自夸的矫情和底气不足;更何况,不允许替代力量执政的自我政绩标榜是很难量化和比较的——你怎么让公众心服口服?

没有选举就没有民主,这是现代民主政治的基本常识。选举自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选举同样也可能问题百出,但选举解决了政治最为重要的根基,那就是合法性。合法性来自于公民真正的选择权和比较权。有合法性的政治与没合法性的政治有一个区别就是,前者在执政期间不必为自己的执政权担心,而后者则时时刻刻看护“民心”,使“民心”始终在自己这一边,就算能表面上作到也要不牺一切代价。所以,这样的执政集团就多少有些父权的味道,至多是一位慈父。这个世界上,不能选择的事情可能只有自己的父母,但是,威权政治就让你承认领导者也是不能选择的,而且让你至少表面上喜欢这种懒得选择的舒适。这样一来,有选择的政治和没有选择的政治,区别何其大焉!其治下的人民,区别也将何其大焉!

台湾实行政党轮替并没有多长时间,能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已经是相当难得。仅仅从长廷同志失败后的发言就可以证明,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已经走向了稳定——失败者失败得起,台湾作为一个政治共同体也在逐步走向成熟。而这主要归因于台湾的制度共识和民主操练,即民主制度作为其政治的轴心制度支撑了政治的稳定运转。联想到前些天“中华文化标志城”方面的争论,我的感觉是:又一出“皇帝的新衣”。在一个没有解决制度共识和政治认同的社会中,把自己一手砸碎的老祖宗又抬出来包装一番,这样做不仅是回避真正的核心问题,更重要的,除了某些部门和项目承包商发了横财,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又能增加多少。一个简单的道理是,政治认同会影响文化认同,通过社会心理来影响。而政权体系试图通过重建并绑架文化认同来增加自己的正统性,在一个世俗化的时代,只能是表面性的。因为,政权体系的合法性只能通过政权体系本身的来源和程序来解决。

以前经常听说对台湾民主的种种非议,说民主搞成这个样子,简直是“文革”。这是有意无意的扭曲。民主作为一种政治生活方式,总得有一个操练的过程,台湾在经过这几轮的选举操练后,终于走向了平稳和成熟,这不能不说是值得肯定的。如果光说不练,只看到民主实践中的一些消极面,以此作为维持威权政体的合法性说辞,那只能延缓迟早要面临的真正问题,也推卸了执政集团真正应当承担的历史责任和政治责任。

我有一个基本的观点,在世俗化的时代,在世俗化的社会,一方面不必高估政治家或政客的智商,尤其是不能期待他们的道德;另一方面,千万不要低估普通民众的智商。本来,民主政体相对于贵族政体而言就是一种大众化的形式,没有那么复杂的玄机,练上几次,应该不会比学自行车难。台湾在经过几次大选之后,在投票的过程方面趋向成熟和理性,在结果出来之后,能够意识到社会整合的需要,都是其政治走向成熟的标志。其实,真正难的是执政集团不能放弃威权政体下形成的既得利益和政治技法。现在看来,经国同志和登辉同志的确是了不起的政治家(加政客),他们能够使台湾稳定地实现了威权向民主的转型。

每次看台湾方面传媒人物的言论,或是观察台湾的选举过程,都感觉政治玩成这个样子才对得住公民。不像我们的政治,必须是假正经的,玩神秘的,总把老百姓当成弱智或嗷嗷待哺的孩子。就算也有积极的方面,就因为政治是与普通百姓无关的事情,政客总是显得那么霸道和高高在上,老百姓同样也是“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为什么不呢?不知怎的,我在想到威权政治时,又用了“老百姓”这个我一直痛恨的怪胎词汇。这或许就是威权政治对我的伤害之一。

今天复旦网络电视上,播放台湾选举的有一千余台种子电脑,可以推想,观看的人有几千位,其他的电视频道基本上无人观看。在一个民主极度稀缺的社会氛围中,看看别人的民主演出也是一种难得的体会。只是希望,这种故事什么时候能成为自己的,虽然到时候这故事可能不再是审美性的。

                                                                                                       2008-3-22复旦北苑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