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政府的性质与人民的品质  

2009-01-17 17:23: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读密尔《代议制政府》(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该书第二章谈到好政府最为必要的条件就是“组成作为统治对象的社会的那些人的品质”。通俗的讲,就是人民的品质。密尔的观点是,如果人民的品质(主要是美德和智慧)缺乏,一个好政府是难以保证的,这揭示了政府性质与人民品质间互相依赖的关系:

“如果人民的道德情况坏到证人普遍说谎、法官和其下属受贿的地步,程序规则在保证审判目的上又有什么效用呢?又,如果人民对市行政漠不关心,不能诱使忠实而有才能的人出来管理,把职务交给那些为谋私利的人去担任,制度怎能提供一个好的市行政呢?如果选民不关心选择最好的议会成员,而是选择为了当选而愿花最多的钱的人,最广泛普及的代议制度又有什么用处呢?如果一个议会的成员可以被收买,或者如果他们性情暴躁,得不到公共纪律的矫正或个人的自我克制,使他们不能作冷静的考虑,并且在下院议席上动手打人或互相开枪射击,这样的代议制议会又怎能为人民的利益而工作呢?还有,如果人民是那样爱嫉妒,只要有个人可能获得成功,那些本应当和他合作的人却形成默契,联合起来使他归于失败,这样的人民怎样能以相当健康的方式进行政府管理或任何共同的事业呢?每当人民普遍倾向于只注意个人的私利而不考虑或关心他在总的利益中的一份时,在这样的事态下好的政府是不可能的。”(25-26页)

在密尔的逻辑中,好人民构成了好政府得以运行的条件,好人民因此成了独立变量,好政府成为因变量。于是,政府就有责任去促进人民美德和智慧的增长,因为这样做也是为了政府自身的有效运转。这样就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实际上,政府的性质与人民的性质是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循环链条。任何分析只能从中截取一个环节,确立分析起点,建立因果关系的陈设。换一种分析思路,我们可以看出,人民的“好”与“坏”同样也是结果,而政府的性质对人民的“好”与“坏”则有着直接而深远的影响。对这一问题,我们同样也能很容易地捕捉到。

一个不讲道义和规则的政府同样会强化人民的“无赖”浅能,并使人民在同样不讲道义和规则时拥有了理直气壮的“正当性”——你们当官的又做得怎样呢?凭什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凭什么“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人民早已对政治彻底失望,认为那不过是一个阴谋诡计、尔虞我诈、阳奉阴违、不择手段的厚黑“官场”,他们从没有考虑过政治也是可以在更显人类智慧和尊严的轨道上运行。而这样的人民又进一步强化了政府不讲规则和道义的倾向:面对“刁民”,秩序的维持更主要的得依靠谎言、欺瞒、恐惧和暴力。由此恶性循环,构成“无间政治地狱”。这在某种意义上可以形容当下中国政治的真实面向。在没有对抽象规则和基本道义的认同和坚持上,政治领域的角色和各种利益的实现靠的只能是实力和“斗争艺术”。没有“规则政治”,只有“利益政治”,而利益政治的背后则只能是实实在在权力的较量,至多是柔性的讨要与给予的权力关系——所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那么,是不是真的就像某些政治思想家所论的,一个长期实行专制的国家是不适合实行民主的?因为长期专制的传统必然会影响到人民的品质,特别是人民的精神面貌和思维特征,也就是文化和心理层面上所谓的“奴性”和对权威的无端尊崇,这样的人民怎么支撑起一个民主的制度架构从而让后者运转起来呢?没有独立自主的公民人格,没有行使权利的能力,没有承担公共责任的意愿,没有实践公共领域的勇气,没有对道义的信心,没有对不义表示愤怒的激情,民主的一整套规则莫非只能交由那一小撮政治寡头来玩?

这里的问题又得回到政府性质与人民品质的关系上,政府的性质及其行为可以改变人民的品质。所以,破前面这个困局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至少政府可以也应该做得更多。当然,这需要政府首先变成一个讲求美德并崇尚智慧的政府,其中,有历史担当和政治责任的政治精英显得非常关键。同时,面对习惯于“逃避的崇高”并拘泥于私人领域的人民,政府有责任开辟真实的政治空间让人民参与其中,从中习得公民美德和公民技艺,并让人民获得更多的“公共快乐”(阿伦特语)。面对人民的不讲规则,面对社会的不规范,政府首先在公共权力的运行领域确立公共规则并极力实践,包括吸收人民的监督,人民也将逐渐对公义建立信心,从而成为美德的共同推动者。其次,靠的就是公民个体和社会自身实实在在、一点一滴的争取和努力。权利在自然法上讲是先在的,但在任何现实政治的空间,权力从来都需要斗争,在一个非规范的社会更是如此。而不断累积的社会斗争力量,恰恰可以逐步压缩政府权力,从而为一个良性的政府确立基本的边界。

所以,无论从哪方面讲,好的政府规则和拥有美德的人是构成好政府不可或缺的要件,这样的政府对于普通的人民来说,无疑会成为积极的力量。就人民的品质而言,这样的政府将是一个有力的变革因素。毕竟美德和智慧直接关系人民的幸福和社会的健康,人民心底对这方面的渴望只要被激发就会变成不死的火焰。

                                                                                               2009-1-17东湖畔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