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一次没能成功的集体维权事件  

2009-11-17 10:07: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日下午7点左右,我到达广州白云机场侯机大厅。之前定返程票时,打印的起飞时间是6点30分,但定票后的第二天就有工作人员打我电话,说飞机预计晚点1小时20分钟,也就是7点50分起飞,7点20分登机。经过安全检查,在登机口等候,快到7点20分时,广播中却传来了飞机晚点的通告,屏幕上也显示飞机因前站延误而推迟起飞的信息,具体起飞时间听广播。这样,不少人就在椅子上静静等候。过不多久,在登机口前的手写告示牌上出现的预计起飞时间是晚上10点40分,一下子就比票面上延后了近4个小时,比定票后承诺的起飞时间也延后了近3个小时。广播中讲,可以凭登机牌换一份晚餐。这时大约是8点30分。我领完快餐正在享用,就看见发快餐的柜台前有一位嗓门很大的乘客在吵闹:你们航空公司晚点要给我们赔偿!这位的大嗓门引来周围不少乘客的青睐,而他大幅度的挥手动作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不过,我也发现,在他身边声援的乘客这时并不多。
        但之后不久发生的群体性聚集,主要就是在这位的号召下进行的。大约到了10点多,本次航班的乘客们基本上都集中到登机口附近等候。前面提到的那位开始和登机口检票柜台后的深圳航空公司的某负责人理论,乘客基本上全部围到这个柜台边,也出新了另外两三位嗓门比较大情绪比较激动的活跃分子,其中有一位操浓重的武汉口音。我最开始提到的那位主要强调,飞机延误这么长时间,航空公司竟然没有让人信服的解释,因此应该道歉并给予所有的乘客一定的赔偿。他讲完这些,对周围的乘客号召:机场方面一定要给我们满意的答复,否则大家都不上飞机,看他们怎么办,大家同意不同意?周围的乘客也越来越失去耐心,纷纷喊出“好”!深圳航空公司的那位负责人倒也冷静,估计经历的这种场合也不少,他耐心地和几位活跃分子解释:相关规定讲得很清楚,如果是因为航空公司方面的原因带来晚点,超过4小时,由航空公司方面负责;如果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导致晚点,航空公司不负责任;现在飞机晚点是因为前一站天气不好延误了,这是没有办法的。那几位活跃分子马上就争辩说:广州和武汉两个地方的天气没有问题,飞机就应该正常起飞,前站晚点是你们航空公司飞机调度的事,谁让你们这样设置路线,晚点这么长时间你们有义务派备用飞机来,为什么今天晚点的航班都是你们深航的?
        结果,预告牌上又将预期起飞的时间改为11点20分,争吵变得更加厉害。双方这样你来我往,一直在那里打口水战。几位活跃分子一直保持着高亢的斗志,周围的乘客也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大发牢骚,“早知飞机晚点,我就不用打的到机场了,至少要赔偿我的打的费”,“早知晚点四个多小时,我就坐火车了,早回去了”,“大家以后再也不能坐深航的飞机”,“这就是霸王条款,看以后高速铁路通了,你们航空公司还能不能这么牛”,等等等等。而那位负责人也保持着克制,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他前面讲到的规定。这之间,有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头非常激动,挤到前面怒气冲冲地质问那位负责人:“你们得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到底怎么回事?”这位负责人马上安抚到:“老爷爷,您年纪大了,别激动,我找人专门跟您解释好吧!”不多久,另一位工作人员就过来专门接待这位老爷爷。其他的人照例在柜台周围吵闹。
        有一段时间,那位负责人暂时离开了,一位活跃分子就把手写的告示牌抽走,扔到检票柜台下的桌面上,算是泄愤,他还问周围的人“要不要把这个牌子砸了?”好在有人示意他克制,就没有砸这个牌子。不多久,那位负责人又回来。有位活跃分子就动员乘客提出要求,航空公司要写清楚前站起飞的时间,给大家一个书面交代。但也有人意识到,让航空公司写前站起飞时间并有什么用,“反正飞机晚点,你们都可以推说前站晚点,我们顾客永远就被欺负,要维权,给予我们每一位乘客一定的赔偿,问题不解决我们都不上飞机!”
        一直拖到总算可以登机了。那位负责人仍然没有开出前站起飞时间的证明材料,更没有答应给每一位乘客赔偿。开始登机了,那几位活跃分子就高喊:“谁也不准登机,我看他们飞机怎么飞!”开始大家好像还在那里坚持着不验票登机,但没过几分钟,随着验票人员的拉开架势,就有几位乘客开始验票登机了。之后登机的乘客越来越多,有人开始对那几位活跃分子讲:“大势已去了,当初说好不登机,飞机来了就都走了,算了。”我也随着人流登机了。我听到身后那几位活跃分子大声说:“真是没出息,你们活该被航空公司欺负,一点维权意识都没有!”
        大部分乘客基本上都在飞机上坐定了,还没见那几位活跃分子的身影。但也没见飞机起飞。等了一会儿,就见到他们进来了,脸上是成功的喜悦,他们骄傲地跟我们这些不勇敢的人讲:“打了条子,到了武汉,赔偿两百块。”不知他们是戏说还是真有其事。我最开头说的那位活跃分子正好就坐在我旁边,我就问他最后是怎样解决的,他说:“反正你们先进来的都放弃了,我们几个坚持的,一人再打半折,他们开了条子。”但我仍然不确定他说的是真是假。能够确定的是,大部分乘客出了天河机场就纷纷打车离开了,并没有和谁去理论。
                                                                                               2009-11-16东湖畔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38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