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如何在今日语境下阅读大家  

2009-11-08 15:02: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1号下午,“珞珈政治学读书会”。在院里和几个学生座谈,主要就梁漱溟、黄仁宇和冯友兰的相关著作展开漫谈。这三位都是名副其实的大家,每一位的思想和学术体系都博大精深,值得长期钻研和玩味。梁漱溟和黄仁宇的著作我看得相对多一些,冯友兰的哲学著作以前翻过一小部分,但印象不深,倒是对他的那本《中国哲学简史》有些印象。单就文字而言,梁漱溟的文字给人的感觉最为温和妥帖,也晓白流畅;冯友兰次之;反倒是黄仁宇的文字有时有一些滞感,得费一小番气力才读得清楚。
    我个人阅读这三位的感受是,这三位都能够以比较的视野重新审视中国传统的社会结构和文化精神,只不过有的走的远,走得彻底,有的走得稍近,走得比较平和。 
    黄仁宇仿佛站在天上,比照现代化的大潮流,以全球竞争的视野,俯看传统帝国的种种弊端,虽有对中国传统的深刻剖析,却是为改革中国传统的结论作铺垫。就历史观而言,黄仁宇在学术研究上很好地实践了“大历史”观,可以启发我们看到历史演进中真正关键的面向和主要线索。而黄仁宇对中国文化好像没有太多情感性的留恋,也没有基于所谓文化身份对中国文化先入为主地亲近。相比之下,他作到了对“冰冷的理性”的彻底运用。他对明代财政的精深研究,对帝国官僚制功能缺陷的分析,对中国政治道德化有余而“数目字管理”不足的揭示,无不显示出一位卓越的现代学者的眼光。对中国传统而言,如果讲深刻的批判是开新局的前提,黄仁宇在这方面无疑是我们阅读的典范。
    相比而言,更偏重文化和哲学层面的梁漱溟和冯友兰,他们则表现出另一番精神气象。梁漱溟早年就有对儒教、佛教和西方文化之间的比较,冯友兰也有提纲挈领地对西方文化精神和中国传统精神的比较。但他们作比较的归宿却与黄仁宇不同。无论是梁漱溟对中国文化精神的认同,还是冯友兰对中国传统哲学精神的相当肯定,都不仅表明他们对中国文化的体认和自信,更表明他们真正的关怀在于中国文化的价值和前途。由于更多的是一个思想家,梁漱溟对中国传统“社会事实”的研究深度可能远不及黄仁宇,所以只看到哲学和文化的层面,他对中国传统社会“无阶级”的判断可能也只适用于中国传统的某一部分时段。当然,梁漱溟对中国社会和文化“伦理本位”的概括是异常地道的,但“伦理本位”可能也仅仅是中国传统社会和文化的某一面向而已。单就中国哲学研究的深度来看,冯友兰做的工作可能更多,而且他对中国哲学思想的分析作到了从社会因素出发,并时时不忘与西方哲学精神的利弊比较。
    要是能把黄仁宇的事实分析和梁漱溟、冯友兰的哲学分析结合起来,对中国传统的认识则又可更深一步。毕竟,单纯抽象和宏阔的思想演绎离社会事实还是很有距离的,就算他们的思考照顾到了某些社会事实,那也具有太强的选择性。从政治学的角度来阅读这三位大家,主要是他们的思考对我们重新理解中国政治提供了帮助。在大历史的视角下,中国传统的政治治理模式为何在现代性的冲击下失去效力?在文化的视角下,中国传统政治的精神是什么?从历史和文化的角度重新思考政治,是把政治学眼光引向深入的必须。否则,政治学的分析就只能是干巴巴的现代概念和摸棱两可的律条,而与中国社会自身演进的连续性失去粘合力。
    在今日的语境下阅读这些大家,还要考虑他们思考和写作时的历史情势。这三位大家无疑都抱着为传统中国开新局的报负,只不过他们所看到的是传统中国的不同面目。现在要考虑的是,中国传统社会到底是什么样的,这三位的分析是不是也仅仅代表了他们的眼光?同时,中国传统经过了当代中国政治的强大改造和冲击,在多大意义上保留下来了?是仅仅在书面上和某些人的头脑上保留下来了,还是在社会转型和经济转型下已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如果中国现在的社会已经变得与理想类型上的传统社会大为不同,对这三位大家的阅读就应该清醒自己的思考边界。也就是说,如果把对传统中国的分析借用过来,作为分析当下中国的有效资源,可能就会犯“思想先行”或“想象的真实”的错误。基于今日中国社会和文化的新境况,是否也可以重新理解中国的传统,因而连带着也可以重新思考这三位的相关判断?我想,所有这样的发问都应该是在今日语境下阅读那些大家的必须。
                                                                                            2009-11-7东湖畔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