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三部值得推荐的德语电影  

2009-11-08 15:04: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前没看过多少德语电影,也谈不上什么印象。但德国毕竟是一个哲学思考尤其发达的国度,它生产的电影应该不乏优秀之作。近期接连看《浪潮》、《窃听风暴》和《帝国的陷落》,我不由得对德国电影界肃然起敬。这些电影所关联的问题都是人类命运中的大事件。在某种意义上,不妨将这三部影片放在一起,作为反思独裁政体和极权政体的绝好素材。
    《浪潮》以一次教学实验证明了一个不容忽视的真相:独裁其实是很容易发生的,因为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倾向于独裁的种子。服从权威者,严格的纪律,强调一致性,成员之间紧密的关系,团体内外的判然区分,一不留神就会俘获人心。因为在一个独裁的组织中过生活,的确能给人“归属感”,也能克服个体的虚弱性而感到集体强大的力量,“敌”与“友”的想象和区分也的确给予人行动的目标性,喜欢过这种生活可能也是人性中某种不变的东西。所以,当有人组织和煽动,这股力量很快就被激发出来,汇集到一起,到最后,一个课堂实验成为教师和学生都无法掌控的独裁运动。相对于民主而言,独裁是更容易实现的。因为大部分个体都是虚弱的,而他们又都渴望力量感。真正的民主是个体本位的,它需要个体的自由精神和独立担当,在个体与个体,个体与组织之间的关系上,民主会要求一个界限清晰、平等互动的关系。在一个过于民主的组织中生活,人与人之间缺乏有效的管束,因而很多时候是没有力量的,个体也不能体会到严格的纪律带给人的那种超越感(压抑自我可以带来人的升华感)。归根到底,独裁给独裁者和被独裁者都可以带来快感,而民主很多时候则不能——它给人的感觉通常是淡然。所以,独裁在某种意义上根植于人性深处。独裁是容易发生的,也就意味着,要维护民主的生活就得时刻与人性中的某种冲动作斗争;同时,也只有当社会的制度和结构走向成熟,人内心的独裁或服从独裁的冲动难以蜕变为普遍的社会现实,我们才可以暂时停下来,松下一口气。
    《窃听风暴》是对极权主义的生动展示。国家权力对人的监听,个体在国家面前是无隐私无秘密的,“从一开始你的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个体需要在权力面前完全敞开,而国家权力虽然无处不在,却是隐蔽的,因为它是“窃听器”。极权国家的本质就在这里,它不相信任何人,尤其是统治集团的任何人都可能是敌人——机密泄露者或叛国者,因而不能放过每一个人。但极权主义的悖论也在于,监视人的工作完全是官僚化的,它是一份工作,上面要求你去监视,你就去监视了。但问题也在这里,负责监视的人虽然主要是一个机器,但他毕竟还是人。只要是人,就会有空隙,就会有新的可能。整部影片到最后揭示的一个问题是:在极权主义机器面前,好像没有人有力量去改变这个体制;但那位女人的死亡还是一个缺口。女人因为身体的疾病而不得不听从国安部门的安排,交代出打字机的所在,但女人又因为爱而对自己的坦白感到愧疚,所以他选择了撞车自杀。极权主义最终没有征服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以自由意志抗衡了极权。同样,那位监听者暗地里为保护剧作家而取走了打字机,这都是人心的力量。当极权政体表面上看起来坚不可摧,依靠官僚机器惯常运作时,个体好像是没有任何力量去反抗的,但永远不要忽视了个体的力量,个体的人心就是摧毁极权主义最后也是最为有力的武器。当你直面人心,“人道主义良心”战胜“权威主义良心”(弗罗姆),极权主义的崩溃就为时不远了。堡垒从来都是从内部攻破的。电影的魅力就在这里,它捍卫了人类的良心,因而也激发了人类的信心,将一个宏大的人类命运最终转化为个体的心理变动。如果人类的良心都不能相信,又有什么值得终极地相信?
    《帝国的陷落》中的希特勒的确与以前的希特勒不同,影片中的他依然偏执、幻想和疯狂,但你开始感觉他是一个人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如果抛开他所带来的人类苦难,单从大人物穷途末路的处境看,希特勒最后的日子多少也是让人感慨的。这样处理“大独裁者”是需要勇气的,代表了德国反思自己的历史已经到了更高的境界。简单的脸谱化和妖魔化是不够的。希特勒的崛起是一个事实,这其中不仅仅是他单方面的疯狂所致。希特勒也是有他的“理念”的,如优胜劣汰和民族使命,这种理念当初的确契合了德国民众的心理需求。是民众选择了希特勒,而希特勒也就理所应当地支配起他的民众从事一系列恶行。在希特勒的身边有一批坚定的支持者,他们绝对服从领袖,是领袖赋予他们意义。这就是一个局,独裁和战争的机器一旦发动,所有当事人也就只能跟着玩,把所有其他的人类价值抛到脑后。一个个血肉之躯在这种游戏中到底是什么状态,人的气息在多大意义上还能够存留,这永远是艺术探索的空间。
                                                                                       2009-11-8东湖畔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