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苍黄》——当下中国地方政治生态的形象展示  

2009-11-08 15:06: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之于学术著作,真正优秀的小说通常能带给人更多的思考。学术著作除了貌似深刻的把握之外,通常缺乏触及心灵的细节和力量。真正优秀的小说,它不仅反映了社会的事实,也反映了人心的事实;它并不排除对宏大问题的追问,却将这些追问了无痕迹地隐藏在“常态生活”的背后,让读者自己去阐发。王跃文的官场小说就是这样的真正优秀的小说。与之前的《国画》和《梅次故事》一样,王跃文的最新小说《苍黄》(江苏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同样让人掩卷长思:充满荒诞和不合理色彩的中国官场,其出路到底在哪里?
    当下中国地方政治到底是怎样的面貌,不同的人自然可以有不同的描画。王跃文的描画是写实主义的,近于白描,更多的是呈现事实,偶而异常克制地写出他的批判和愤怒。整本小说就是把一个残酷的现实沉甸甸地放在读者面前,冲击你直面的勇气。问题的症结和出路,一切也就在不言中了。因为,对善于从体制上思考问题的人而言,了解了现实,也就知道了出路。只不过这个出路现在还不会变为现实。所以,一切都还在荒诞中延续,积压着权威合法性的深层焦虑,等待着最终爆发或突破的时机。小说能作的也只能如此了。
    在经意和不经意间,《苍黄》展示了当下中国地方政治的诸多特征。
    其一,集权定律。各级政府或政府部门,权力都望某一个人(通常是一把手:书记)集中。一旦集中,所谓“集体领导”中的其他成员往往难以对他实施制约。县委书记刘星明同志就是典范。当然,过于集权和一意孤行的人,到最后会普遍得罪同僚,而且肯定有被人捏住的把柄,所以,其他的领导成员联手是可以把他搞倒的,但搞倒之后呢?无非是换一个新的中心人物再来一轮集权而已。
    其二,维稳定律。在一个集权的政治结构之下,表面上的稳定和和谐是最重要的;更为重要的是,不能让上面知道下面真实的情况。因此,一方面,民众会因为某些理由向本级政府聚集,形成“群体性事件”;另一方面,在由上级直至中央政府开放的信访口子里,普通民众以“莫须有”的渺茫希望前赴后继地走上信访之路。而各级地方政府最头疼的就是这些人可能败坏了他们的光辉政绩,破坏了和谐稳定的大好形势。民众也同样知道地方政府就怕这个,因而异常珍惜这些“公民权利”。访民和地方政府之间一直就这么纠缠着。整篇小说描写上访、堵访和处理群体性聚集的篇幅之大,让人产生一个感觉,宽泛的“维稳”工作成了地方政府的核心要务,为此耗费的巨大成本好像都是值得的。
    其三,关系定律。官场中人尤其是领导,最关心的问题只有一个:升迁。其他的一切都是为升迁服务的。而干部的升迁,最重要的是靠关系。谁是谁的什么人,谁是谁提携和关心的人,每个人都异常清楚。虽然也会有一个选举,但那是“程序”,关键的环节就是上面有没有人,或者领导赏识不赏识你。在官场,也没有谁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因为大家一向如此。所以,干得好坏不是最重要的,个人能力也不是最重要的,只有维系和增进与实力派领导的关系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要经常“拜年”,要经常拜访和看望。如果你的关系不够硬,你就要在权力斗争中倒霉,而这个时候你只能怪自己的命不好。要不你就应该问:你当初为什么就跑到官场里来了?
    其四,是非模糊定律。当下的中国地方政治与社会,是非模糊,黑白模糊。黑社会挤占体制的合法空间,体制的力量也不得不倚重黑社会的势力。小说中写的乡村赌博治理和“混混”力量的扩张,都表明我们的社会基础正在发生着根本性的变化。普通人的生活秩序和是非观念正在受到社会现实的挑战。官场更是如此,所谓有正义感和良心的官员作为局中人并不能轻易声张正义,相反,你只能作为帮凶或道具,把官场里的戏一直演下去,到最后大家表面上都乐此不疲。
    其五,金钱定律。当下中国社会的核心关系是由交易支撑起来的。官场内部是交易,商业内部是交易,官与商之间更是交易,官与民之间到最后也是交易。每一个环节,金钱都是关键的硬通货。为了升迁,得与各领导搞好关系,搞好关系就意味着你得送钱。官员插手煤矿赚钱,你就得为煤矿老板提供政治安全。反过来,煤矿老板要想获得“安全发展”,你就得在官场寻找关键人物作保护,要么送他钱,要么送他股份,反正都是钱。官因为权力运作失当带来民众的利益损失直接失去生命,到最后用政府财政去摆平。货币是天生的平等派,在金钱面前,一些麻烦都被摆平了。金钱所向披靡。在权力和金钱的双重夹击之下,普通民众的权利、尊严和生命都异常的脆弱。
                                                                                                 2009-11-8东湖畔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