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在“基层民主与社区治理”国际研究会上的发言  

2009-03-30 23:05: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月28日,应邀参加“基层民主与社区治理”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海)。在发言中,围绕所提交的论文,我简单地表达了村落解体程度和村落类型对农村社区建设的影响。无论是“民主”,还是“社区”,都是国家和知识分子选择的建构性诉求,对于村落的治理来说可能都是外在的。而我们在分析相关问题时,尤其要考虑到村落本身的社会性质。这就需要继续分析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当下的村落是什么样的村落,另一个问题是,官方到底预期构建什么样的农村社区,是生活共同体,生产共同体,利益共同体,还是政治共同体,抑或其中几种性质共同体的混合?这两个方面的问题显然会在具体情景下产生巨大的错位,因而带来分析上的困难和实践上的迷失。

在“当下的村落是什么样的村落”这一问题上,有必要结合我国社会转型的实际进程和村落的普遍倾向,引入村落解体程度的分析变量,并将这一变量作进一步的操作化。比如,可以从村民互动频率,精英的有无,共享利益的分布,村民之间的信任等维度进行测量,从而确定具体村落的解体程度。在此基础上,结合村落具体所处的情景进行村落类型的分类。比如,是城市化程度比较高的“城中村”或城郊村,还是已经空心化的趋向消亡的村,或是合村并组后的新村,还是已经基本转移到路边或靠近集镇的村?

村落类型不同,相关的社区建设包括民主的运行都会不一样。而且,这里还尤其要考虑到我们在进行农村社区建设时,到底是以自然村为支点,还是以行政村为支点。每个村的情况有不同,自然村落保留比较好的地方,可能还需要以自然村为支点,而自然村落普遍解体的地方,行政村成为建设的支点将不可避免,而其中的党政深度介入也将难以避免。

总之,要考虑到我国党政体系的强势以及国家主动建构的现实,要考虑到二十世纪以来村落被政治权力大规模深度破坏的历史,更要考虑到改革开放三十年城市化和市场化对村落的冲击。因此,我们能建成的社区可能不再是滕尼斯意义上的“共同体”。而在一个国家宏观的民主框架没有搭建起来的情况下,村落的相关建设更多地只能使其成为治理单位而非民主单位。否则,过于强调其自治和独立的色彩是不现实的,在相关政治期待和治理期待上也将是“没有产出”的。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