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中国高等教育的社会流动功能正在弱化  

2009-06-10 23:3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一段时间,我参加了网教生和本科生的毕业论文答辩,也参加了他们的毕业聚餐。其间,我们这些老师难免问到他们毕业后的去向,在知道一部分结果后,我结合自己了解的其他一些学校的就业情况,包括我原工作单位的学生就业情况,基本上确定了一个判断:中国当前的高等教育在社会流动方面的功能正在弱化。因为学历的因素在就业问题上的权重远不如自己的家庭出身和升学前所处的社会网络。那些家庭条件比较好,或出生于一定官位的家庭,或出生于有钱人的家庭,或出生于一个比较有文化的家庭,他们家庭所拥有的社会网络就相对雄厚,只要有一个大学学历,他们的工作基本上是可以保证的。而一个出生贫寒或来自于农村的大学生,除非他毕业于非常好的学校或非常紧俏的专业,或是他本人通过努力而非常优秀,否则他是很难获得较好的工作的,尤其是那些带有垄断性质的工作部门,如政府,如事业单位,又如那些“老大级”的企业集团。

正是因为大学的普遍扩招和各种高教形式的膨胀,使得上大学的门槛下降,一方面市场上供给的大学生太多,其价值趋向贬损,用人单位辨别应聘大学生的成本过大以至于失去耐心;另一方面,那些试图通过考大学、上大学来改变阶层身份的农家孩子或城市底层人的子女,他们在面对更多的同样具有“大学文凭”的同龄人时,其竞争力就显得异常地小。

单从教育向更多人群扩展而论,高校扩招,包括开辟如自考或网教这样的高教形式,其培养人才的贡献都是值得肯定的。我也承认不能因为一次高考成绩就将学生读大学的路定死,而成绩和人才之间也没有必然的正相关关系。我更不是一个对出身好的人有“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的阶层怨恨,因为对我自己来说,这一“人之常情”的情绪也早已不必要了。我的思考是从社会角度出发的。在一个人口众多、机会一直稀缺的社会,高考并接受大学教育,从制度安排上讲,它势必要承载社会流动、平衡社会阶层和维持基本正义的功能,否则,其合法性是值得怀疑的。在这里,需要深思的是在中国独特的关系式社会结构下,那些改变自己的身份只有狭窄的几条路的社会中下层子女,他们的处境是变得更为艰难了。

这样的结果已经可以初步看到,如自己家庭出身中上层的高中生,一部分也通过勤奋以高分上了好大学、好专业,毕业后找到好工作;另一部分,高考成绩比较差的,只要他们和他们的父母愿意,大专、分校或各种形式的高等教育,也能让他们拿到文凭,毕业后同样也可以找到不错的工作。第一部分出身不错学习也不错的大学生,他们在进一步流动和提升自己未来的阶层身份上是有优势的;第二部分出身不错但学习差一些的大学生,他们往往是复制或延续了他们父母辈的阶层身份,阶层变动意义上的社会流动性不强。

而那些出身中下层尤其是底层城乡家庭的大学生,一部分高考成绩非常好,上了好大学通过努力也能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虽然他们找的工作往往不如学习同样好但家庭背景雄厚的同龄人好,但就他们所能找到的工作来看,与他们原来所处的社会阶层相比,无疑是一个质的突破,也呈现了光明的发展空间,只要他们继续努力。但对于那些高考成绩一般或比较差的出身比较贫寒的大学生来说,他们要么上了一个很一般的大学,要么花了很多钱读很一般的大学甚至比较差的大学,等到毕业,他们的出路依然比较渺茫,往往是从最底层的领域干起。当然,就一个人的成长来说,从底层干起并不是说他们不能成功,他们反而可以受到锻炼。但从社会意义上来看,底层出身的人经过了大学教育之后基本上仍然重新进入中下阶层,而他们成功的空间和可能从总体上看还是要小,这就不能说不是一个比较严峻的问题了。

深究这里的原因,可以看出,对于那些出身好的大学生来说,读大学,不管是什么样的大学,对其未来的阶层保持或上升来说,是一个充分条件。而对出身中下层特别是底层的大学生来说,读大学甚至只有读一个好大学才是他们提升自己阶层身份的必要条件;如果仅仅读一个很一般甚至比较差的大学,他们要改变自己的阶层身份是异常艰难的。除非他们付出远高于同龄人的努力。

当然,对于出身于中下层的高中生来说,不读大学也能改变自己的身份,如自主创业变成商人或老板,或去读技校学一门手艺作技工,实现向工人阶级身份的飞跃。但这个选择的价值就个体来说可能很大,但对社会来说,其价值可能不应被放大。因为,就中国当下的社会阶层评价来说,农民和工人大部分还是属于社会中下层。

任何社会都存在社会分层,一个成熟的社会,它的社会分层结构是合理而稳定的,但社会流动的渠道是畅通的,社会流动的机会是开放的。高等教育的社会流动功能是各国的普遍现象。但因为我国独特的关系式社会结构和短期内急促的高教规模扩张,带来高教社会流动功能的弱化,尤其是部分意义上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的就业不公正现象。这可能是中国社会今后必须要承受的一个潜在负担,甚至是社会怨恨的潜在诱因。

写到这里,我一方面为自己这样一个当年的“放牛娃”能赶在大学全面扩招之前读完大学而庆幸,另一方面又不得不为那些出身贫寒的很大一部分大学生的困苦处境而忧伤。我只能用一句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话安慰自己:上天是公平的,只要努力,每个人都可以接近成功,不论出身,不论当初的起点……在一个制度和政策正义总是难以实现的国家,我们每一个人很多时候所能够做的,往往也只是多一些“人文关怀”而已,而这恰恰是我们这些试图通过社会科学研究使社会趋向合理化的人面临的悲哀和尴尬。

                                                                                                   2009-6-10东湖畔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44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