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实证调查的难与易  

2009-06-20 22:38: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和同事带着几个学生去湖北的J县去调查,主题有三个:公民(市民、村民和官员)的政治意识与民主意识,公务员群体的政治心态,村落解体现状与乡镇治理的路径。采访对象一类是在公园里随机碰到的市民,第二类是到县乡政府通过打招呼找到的部分公务员,第三类是村里的普通村民和村干部。总体感受是,公务员一般比较难以接近,他们对学术调查的兴趣很淡漠,在回答问卷时也很有一部分并非真实意思的表达;普通市民虽也有部分表示淡漠的,但接受调查的在回答问卷时要“解放”和“自由”得多,部分市民甚至非常有表达欲;普通村民在回答问卷时除了面临部分文字理解上的障碍,他们对调查还是比较感兴趣,他们的回答也比较“自在”。

就实证调查而言,与权力联系越紧密的领域和人群,外部的研究者除非有非常过硬的“来头”,否则是很难真正获得他们的积极回应的。权力部门对作为匆匆过客的研究者来说具有封闭性和距离感。除非你是当事人长期切身感受,你是很难对权力的内在神经有深刻的把握的,虽然你可能觉得自己有局外人的“清醒”。这是实证调查之难。而对于普通市民和普通村民来说,随着我国社会的日渐开放,他们心中的挂碍也日渐地少,只要他们愿意接受我们的问卷调查或访谈,他们的表达虽然也有些个人情绪在其中,但大体上能够比较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意思。调查的对象越多,作为研究者的我们就越有把握。因为由此可以对这一部分的社会事实予以比较客观地呈现。也就是说,对权力之外的普通人作实证调查是比较容易的。只要坚持下去,还是能够捕捉到社会最基层各人群的真实面向的。这是实证调查之易。

所以,对于一个总体上处在“非规范社会”阶段的当下中国来说,并非不能做实证调查,也并非不能作出好的实证研究。而是要看研究者自身所拥有的社会网络和他具体要探究的问题处在哪个空间。对于初涉实证研究的学者来说,对非国家权力的社会空间进行带有专业眼光的实证调查,可能是比较可行的一个办法,虽然这种选择多少有些不得已的因素。这些年逐渐积累的实证调查体验,在某种程度上进一步强化了我继续作基层研究的决心。

                                                                                                                          2009-6-19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