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老人影响力与学术界的接班问题  

2009-06-05 17:52: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周一上课路过学校体育馆,发现正在作韩德培先生的吊唁活动,也才知道韩老先生已经去世了。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前段时间还在电视的一个访谈节目上看到他的音容笑貌。记得他当时好像是因为听力不好,而将手罩在耳朵上并侧身探过去,以听清楚访谈者的提问。一位让人肃然起敬的长者,一位让人觉得单纯的老人,就在不期然中驾鹤西去了。

像韩老先生这样资历和魅力的从民-国一路走来的大学者,近些年来纷纷谢世,如民俗学界的钟敬文老先生,社会学界的费孝通老先生,政治学界的王惠岩老先生。这些老人,就他们晚年的学术创造来说,可能比较有限,但他们是开创研究领域或某一学科的带头人。因为反-右和文-革中的政治耽搁,他们在76年后恢复学术工作时已经比较苍老,所以他们普遍只争朝夕,为中国学术积极奔走。所以,有这样的老人的学校和学院都视他们为福星,他们也的确是福星。在某种意义上,他们早已成为某些学校具体学科学术地位的象征,学术品牌的代言人。

但是,这里的原因或许更值得进一步分析。其一,在中国,大家都有敬老的传统,强调资历,强调师承,你年纪越大,就意味着您的学生和后辈越多,习惯于同辈相轻的学者在共同尊重一位位德高望重的长者的问题上,一向是比较容易达成一致的。其二,正是这些老人们经历的沧海桑田和他们学术上曾经取得的卓越成就,他们的人生境界往往是后辈们难以企及的,他们的心胸一般都非常宽广,人格也比较单纯因而充满魅力,在提携后辈和推动学术发展方面,他们也是“老骥伏枥、壮志不已”的。也就是说,他们的确能让相关专业的学者和学生产生带有情感性的内在认同。其三,正是因为这些老人们基于时间考验的学术声誉,国内与学术发展紧密相关的相关机构也多认同他们带领的研究队伍,国外的相关领域也多连带地认同相关的学术团队,加上这些老人们本身所拥有的雄厚的人脉资源,只要他们健在,在相关学术资源的争取、学科考核和学术评价上,他们所在的学校、院系和专业都难免会占据优势。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一个学术共同体尚未真正建立,学术界的竞争正处在春秋战国式的非规范阶段,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就是,那种有学术老人而且将老人的功能发挥得很好的学校,其相关专业的学术地位往往也就比较高,其拥有的学术资源和学术空间也就相应地让同行羡慕。这都要放到中国独特的社会情境中来看。

正是因为在中国独特的社会情境下,老人更容易获得学术和学术外的超强影响力,但老人们在他们的晚年通常是做不了什么学术上的创见的。一方面他们在培养相应的接班人——通常是他们的弟子,另一方面为他们所在专业和院系的发展开疆拓土。他们这些让后辈们觉得可敬的努力往往为学术的长远发展贡献着莫大的力量。现在的问题是,他们的这些接班人的成长往往很难取得同龄人的普遍认同,加之在人格魅力、生命经历和学术格局等方面不可避免的时代局限和时间局限,接班人的影响力可能要远远落在这些老人们的后面,甚至可以基本看到,老人们的学术声誉和学术境界可能是后辈们难以超越的高峰,接班人的成长很难让许多人普遍期待。

但中国学术的发展终究是要一代代积累并更替的。每一代人做每一代人的事,并为下一代的发展发挥余热。在这方面,德高望重的老先生们都做到了。随着他们的谢世,当下中国学术界面临的声誉危机和学术危机却不容回避的摆在大家面前。或许我们现在更应该认真思考的是,如何促进新一代学人尤其是年轻学者的健康成长,并让他们的人格操守、学术水准和学术声誉不断提高。只有这样,等到新一代学人白发苍苍的时候,他们才能名副其实地经受“德高望重”的评价。也只有这样,学术的薪火相传才可以让我们对中国学术界充满希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面对老人们的一个个谢世,只剩下“高山仰止”和“无限惋惜”的哀叹。实际上,我们对老一辈谢世的复杂情感,可能正折射出我们对当下学术界在水准和品格方面的信心不足。但不管怎样讲,老人已经谢世,新人终究要承担起学术传承和发展的历史使命,我们的社会环境也应该将更多的目光聚焦在当下学术的发展和学术接班人的优化上。只有这样,中国学术界才能走向未来。

                                                                                                                                  2009-6-2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