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大西北行记(上)  

2009-08-17 23: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8月2号下午自武汉出发算起,到8月15号上午从西安返回武汉,我在大西北共计呆了近半个月。算是大致将陕甘宁走了一下。在外旅行这么长的时间,以前好像没有过。其间或调研,或参会,或单纯地自费旅游,内容丰富,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一时之间难以消化。回到家中,多日遗留的疲惫全面袭来。修整两天,总算可以平静地回味一路走来的若干片段。

头一天在汉口坐的那趟车,终点站是著名的乌鲁木齐。经过一般的安检还不够,我们上车后,还看到乘警用探测仪检测旅客们的行李;同时,我们每个人的身份证都被要求拿去到一个专门的仪器上检验。这些举动大概是与上个月发生的那件事有关。从技术运用和检查细节上看,现代国家的监控和管制能力是惊人的。在这样的条件下,作一个反叛者或革命者,其施展的空间可想而知。

到达西安后,转乘西安至银川的火车。沿途经过陕西、甘肃和宁夏的部分区域。第一次亲眼看到了大西北,感受到西北环境的粗犷,也能想象它秋冬时节的荒凉。同行的有一位旅客,他经常来这边作生意。他给我们讲,每年秋天路过这里,你自杀的想法都会有,因为太荒凉了,山光凸凸的,什么都没有。还好我们这次去是夏天,沿途的还不是纯粹的西北景象,远近的山脉和土丘虽然远不如南方郁郁葱葱,却终究有不少绿色,或是长不太粗壮的树,或是低矮稀疏的草丛。在这样的环境中,用水必定是很大的难题。因为降雨量小,日照强烈,地表的树木又比较稀少,地面一般都非常干燥,即使偶尔有一些雨水,也很难存留。这里的村落规模就不是特别大,而且一般都建立在山脚的平缓地带。虽然也能看到不少窑洞,但很多都没有人居住了。大部分农民已经选择了住地面上的房子。再一个深刻的印象就是,隧道很多,一个连着一个,好像没有尽头。

在宁夏调查的那几天,却感觉不到是在西北。因为去的地方算是鱼米之乡,所谓“塞上江南”。一个自治区,其内部的差别并不低于省与省之间的区别。非常明显的是,这个调查点并不能代表宁夏的一般发展水平。但通过体制内的方式进入调查现场,难免就受到这种局限。接待方一般都倾向于选择条件比较好的地方(通常是“典型”)让你“调查”,你看到的往往也是“光明面”。我们整个的调查过程,都有相关部门的领导“陪同”,由他们召集被访的村民。这自然提高了我们发放问卷的效率,却也基本上杜绝了我们深入接触个别村民的机会。这实际上是一种软性的体面控制。可以感觉到当地政府,从上到下,对我们这一行的调查都是非常谨慎的。他们的应答充满着“永远正确”的色彩,他们的配合体现着官僚科层制的作派,而他们的招待照例也是大摆宴席,喝酒不断。由此我想到,通过当地政府的途径展开对当代中国政治各层面的调查,在多大意义上是有效的?在多大程度上是“扰民”而浪费纳税人的钱?

一个不得不面临的悖论在于,不通过体制内的途径可能连现场都进不去,但通过体制内的“合法”途径进入,权力体系的封闭性并没有因此而真正改变。当然,只要进入现场我们还是可以得到一些书本上和想象中得不到的社会事实。举例来说,即使是当地的官员在场“监督”村民作答,村民们的问卷照例是“花样百出”、“自由发挥”。有些村民回答主观题时的“直白”甚至“激烈”,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料。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官员的眼皮底下。任何权力都是有空隙的,这一点或许可以在微弱的程度上证明在“非规范社会”作社会科学研究的合法性。

有一个细节我记得非常深刻。在去一个村作调查时,村民们被乡里召集到村委会的“党员学习室”填写问卷。有一位女村民填完问卷后一直在门口徘徊。见我转到门口,她用非常神秘的低音告诉我她的电话,说“我们这里征地问题很严重,记住我的电话……”她在讲这些话时眼睛望着远方,装着好像不是和我说话的样子。她一定是把我们当成上面派下来的调查人员了。类似的情形在我以前的调查中也碰到过。由此我想到的是,在中国社会的底层,有太多的人处在“无告”的境遇中,他们缺乏常规的参与和表达渠道,却只能对上面的权力充满期待和想象。而我们又能作些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