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两种学问与学者的两种状态  

2009-09-03 11:25: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一段时间为赶自己承担的那个民政部项目,一连十几天,枯坐电脑前,把键盘敲个不停。写到最后,不知有无真知灼见,更不知有什么作用。报告完成,总算松下一口气。觉得应该可以安心看书备下学期的课了。只是项目非得让我提“对策”,我哪里擅长这个!只好勉强为之,心里终究忐忑。由此,我想到两种学问,也想到学者在作这两种学问时的不同状态。前一种学问我把它称为迫压式的,它往往带有知识生产的诉求,背后通常有权力或资本等现实利益方面的推动,学者通常是不自主的,因为你必须定期“下蛋”——出“成果”;后一种学问是闲散式的,无外部压力的,它更多的是自我审美的,因而也是自足而自主的。

在古典知识或传统学术的时代,这后一种学问可能是更多的。因为那时毕竟没有现在这么严苛的考核压力和评价体系。但古典时代同样有卓越的作品。就拿李时珍来说,他的医学研究完全就是自己的主动选择。那种单纯的探索精神让人惊叹。因而,是个知识分子都很容易向往古代的学者状态,包括他们那种“述而不作”的自由。自然,这里面可能也会有一些想象和美化。但到了现代学术界,每个学者可能或多或少都会面临前面所讲的两种状态,只不过是哪一种状态多一些,自己又怎样去平衡。

就中国传统学问的习惯,学问多是在闲散状态下自然流露出来的,不必为了出书而出书。尤其是在民间知识界。这在本来意义上讲更接近于学问的本质,因为学问就是一个探索的旅程,这个旅程应该让人更有智慧并更加幸福。但现代知识尤其是现代西方学术它是生产式的。一方面,知识和学术背后权力和资本的因素加强;另一方面,知识共同体越加规范,强调在前人的基础上累积向前,所谓“科学研究”就是这个意思。这时的学者更多的是一种职业,是社会分工的结果,他们负责生产知识,同时接受学术共同体的检验:自己到底有没有作出什么知识贡献或学术贡献。在某种意义上讲,学术生产式的学问,其难度更高,因为它要在前人的基础上有所增益,而它所受的局限却更多。不管是国家权力的操控,还是资本和大众的操控,都多少会破坏学者自由自在的状态。因为学者也要生存,而且还要活得越来越好,这样要么偏向权力,要么偏向资本,要么服从于管理体制,或者刻意迎合大众。对一般的学者而言,这都是人之常情。麻烦是,这样一来,你就难免受某些力量的牵制。

问题在于,既然这种现代学术生产的体制是一个无法逃避的事实,学者该怎样平衡自己,同时又作出有价值的研究。就我的阅读来看,西方很多卓越的研究都是由基金会资助的。倒也很少见到他们埋怨去做项目,反而,基金会会仔细权衡学者的申请书(主要是研究论证)和研究潜力,而学术共同体也会以作品和做项目的履历来衡量一个学者的水平。这是一个比较积极的状态。本来嘛,作研究就要花去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尤其是社科学研究还要花去大量的财力去调查和处理数据,依靠项目来支持是应当的,总不能让学者义务地拼命吧。但这种状态下的学问要保证质量,实际上有很多系统性前提:一是学者的公信力和学术口碑,作为基金会资助的依据;二是资助金额的相对充分和对学者的信任,也就是说可以保证学者在研究期间无后顾之忧,他甚至可以不去上班,同时相信学者到一定的时候才能也能够拿出好作品,这都是对学者的充分尊重;其三,无论是项目的申请过程,还是最终作品的评议过程,都能够按照学术共同体的规则运作,作品通不过将意味着非常严重的声誉危机;其四,学者的状态更多的是坚持职业伦理和敬业精神,一方面既不为了显示自己的“清高”而不作项目,另一方面又真正努力研究,或者基于兴趣和好奇,或者基于学术研究的职业需求,换言之,把研究项目作好。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西方学术界的优秀作品总是源源不断,的确可以称其为知识生产或学术生产。当然,也不排除部分学者很自由,不依赖于任何外部力量的支持,而纯粹按照自己的兴趣去思考或写作。

放在当下的中国,情况就要复杂得多。一方面,学术共同体乱七八糟,互相不承认。相关资助方实际上是很难识别的。不少项目就是你好好在项目申请书的写作上多多下工夫,然后在相关环节上多多“下工夫”,项目也就批了。而结项的东西也很难说严格,更难说规范。更要命的是,现在中国各个机构和部门为显示对科研“创新”的“支持”或积极吸收学者的“智慧”,都在竞相招标,他们给学者的完成周期往往都非常短,短的不到半年,长的也就两三年,而学者尤其是高校的学者一般都不会放弃日常工作全身心从事研究。结果也就可想而知,基金会资助的总数量和总金额应该说非常大了,但我们学术界看到的优秀作品还是不怎么多。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项目承担者更多的是学术包工头,他会把项目一个个发包出去,自己的心力用得并不一定多。就这点钱,这么短的时间,我又这么忙,怎么可能让我那么当真?

当然,真正好的作品任何时候都是不太多的,不管你推动不推动。但如果有资金推动,你总得作出至少拿得出手的东西吧。可惜,就我看到的,很多东西好像也没怎么拿出来。项目一结,这事情也就结束了,跟学术界的检验好像没什么关系。正是因为规范没有建立,学者的职业精神又多有不足,当下中国的学术界,给人的感觉就是浮躁。说它浮躁,一是项目种类繁多,你如果都不想错过,光申请项目就可以耗费你一辈子的精力,还谈做什么学问?一个常见的景象是,各个单位的领导带着老师忙于争项目。二是都不知道那些题目怎么就中了,那些人到底怎么中的?此中又多容易激发学者之间的不服气和不认同。三是出现一些“项目大户”和一些评审项目的“权威”群体。大家看的不再是你到底写了什么好作品,而是看你掌控多少项目。好像项目越多,这个人的学问也就越大。而现有的评价体系又因为学校和专业之间的荒唐竞争而过于倚重所谓的项目,搞得最后大家都是在搞钱,而不大有人关心学问本身。这种风气下,不仅学生对学术不再有神圣感,作学问的人对学问可能也慢慢失去了坚持。

固然,学者搞点钱也没有什么过于值得批判的。但作品总得放在第一位的。如果你拿出好东西,大家都没话说;如果你并没有拿出什么好东西,却又花了那么多纳税人的钱,大家自然就不爽,而不爽的人也希望什么时候也申请一个。反正科研资助大多成为学者改善生存条件的一大财源了。这整个都是一个乱套,极大地恶化了本来就很脆弱的知识界和学术界。

应当明确,搞钱和搞学问本来没有必然关系,既不必然正相关,也不必然负相关。不能说搞点钱就搞不好学问,只要你在搞学问的过程中努力深入并遵守职业伦理,作品至少不会差;同样,不搞钱也并不意味着你的学问自然就好,因为学者除非有很好的家底,要么有非常好的定力来抗衡外部世界的评价和压力,一点钱都搞不到,心态也容易失去平衡,学问难免也受影响。毕竟,现在学者尤其是年轻学者的生存压力还是很大的,在生存压力很大的情况下作出好学问不是没有可能,而是毕竟没有普遍性。

倒是那回在上海,我随意地和陈周旺博士聊天,我问他最近忙什么?他说,有项目就做做项目,没有项目就看看书。这种心态倒挺好的。既不是一种弃绝一切“诱惑”而立志作出“万世绝学”,也不是放弃学问本来的悠闲和自足。在当下的学术界,一方面要平衡迫压式的学问和闲散式的学问,另一方面在作迫压式的学问时以十足的事业心来面对,尽力作好,毕竟那也是一种贡献,而在闲散式的学问时真正能够回归自我的精神世界,自我愉悦,“管他冬夏与春秋”。我想这或许一种可欲也可求的状态。

能够将自己安身立命的诉求同项目研究完美统一,那自然很好。能够不受外部诱惑和体制压力全身心地只作自己愿意作的学问,那自然更让人羡慕。但这两种理想状态对大部分学者来说,往往都是可欲不可求的。更何况是在当下的中国,那些预先给你准备的课题都是些什么题目啊!退而求其次,一方面能够申请到项目,在这个项目的名义下作一些建设性的事情,或调研,或作学科发展或学术积累,然后将其定位为职业意义上的工作;另一方面,更看中自己内心真正感兴趣的学术领域并坚持自己的思考,日积月累,相信最终会有所心得。

对于作家来说,通常都不得不“以文养文”,也就是卖一些畅销的作品,同时能够支撑自己纯粹的创作。要知道,那些纯粹的创作才是作家视为生命的东西。现在学者可能也多只能这样选择了。作一点项目,千万不要作项目作“上了瘾”,同时别忘了自己作为知识人安身立命的所在,那就是自我审美和思考上的满足感。在可以完全自由的时候,不妨将最宝贵的精力全身心投入到自己愿意做也能够做的学问上。不要像某些教授那样,越是有条件作学问的时候却越不作学问。毕竟,中国的学术太需要一些独立和自由的人全身心投入了。我想,这应该算是一个长期追求吧。否则,现在这个学术环境,真的会把学者的自由心性给框死。要不,就是太多的清议派和批评家——这同样与事无补。

                                                                                                    2009-9-2东湖畔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