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心灵的不舒展与大学教育的使命  

2009-10-20 11:38: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学期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通识课的一开始,我布置了一个小论文,主题是对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的基本认识和评价,要求申请补选的同学按照自己现在的思考水平写。最后收到两百多份,除了少数同学从网上直接拷贝剪切敷衍我之外,大部分同学都能够按照自己的思考作答。在独立完成的小论文中,有很大一部分呈现出某种共同特征。这种特征让我意识到当下中国大学教育的急迫使命:启发学生实现心灵自由和思想自由。
        武汉大学相对来说还是很不错的大学,考入武汉大学的学生应该是很不错的,至少在高中阶段是很优秀的。但其中有些人的回答还是让我有些惊讶。我总想着,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现在的高中教育应该比以前进步很多,现在的大学环境也应该随时代的进步而进步,他们现在的思维也应该是非常多元而洒脱的,他们的心灵应该是自由而舒展的。可事实并不如此。这种情况之前同样出现过,我当时只觉得是“例外”。事不过三,连续三学期都接触到这种情况,应该具有普遍性。不容得不认真对待。
        这部分同学的回答套路通常是,先谈完自己对当代中国政治或政治制度的一些思考,特别是一些所谓“负面”和“消极”的思考,在论文结尾处他们普遍都强调:我的这些看法可能是非常错误的,片面消极的,是反动的,也可能有点反革命,希望老师谅解并帮助学生指出来。或者前面大部分内容都讲“负面”或“消极”的,到了论文后面把那些永远正确的话加上去,诸如“但前途还是光明的”,“总体上还是好的”,“要辨证地看”,“不能求全责备”,“我们应该相信党相信政府”这样的话。看这些学生论文的前半部分,我还很欣慰,因为他们好像在进行批判性的独立思考,但一看到文章结尾的这些补充话语,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就让人感受到。那就是有不少学生的心灵是不舒展的,他们被过早地建构了太多程式化的东西。而他们对政治对国家的认知很多是先入为主的,这种先入为主的倾向基本上淹没了独立思考的有限空间。
        对于政治和社会现象,每个人都会根据他的角度和经验作出分析,进而作出各种形式的自由表达。这是现代公民最基本的权利。这种分析是可以自由展开的,只需要坦诚而真实,却不需要“科学”而“正确”,更不应该强调它是不是符合某些政党的需要。但学生在思考之后补充的话,至少反映出如下三个问题:其一,他们对老师的思想倾向(或开放度)没有信心,所以他们担心这位老师会不会很保守,接受不了他们的这些“大胆”言论;其二,他们的思维结构中似乎还是存在着正确与错误,革命与反动,应该与不应该这样二元对立的简单倾向,而这种倾向显然是主流意识形态所强调的,但拿这种思维方式进行政治社会问题的深入思考无疑是糟糕透顶;其三,他们对学校的话语环境没有信任,通常表现得过于谨小慎微,这种谨慎与他们现在的年龄极不相符。二十左右的年龄应该是最无所畏惧的,但就是在交给老师的这种非公开的文字中,他们仍然做不到完全的“放开”。作为老师,我也感受不到他们心灵的自由和舒展——这是最让人沮丧的。
        上述这三种情况,无论是那一种,都反映出有些大学生心灵的不舒展。人的心灵应该是舒展的,但政治和社会的某些原因却使心灵的不舒展成为常态。我们有时感觉到自己的心灵不够舒展,也经常遭遇心灵不舒展的人。单就政治而言,相比之下,极权主义之下普通人的心灵最不舒展,因为有无所不在的恐惧和监控;威权主义次之,因为有政治高压和经常越界的话语霸权;成熟的自由民主政体相对能保证更多的心灵自由,因为多元的思想和多元的利益一样是合法的,互相牵制互相依存。相对于其他的人群而言,大学生群体的思想应该是更为活跃而舒展的。但在不同的政体下,大学生的心灵状态总体上呈现差异。在当下中国的大学,一方面消费非常多元,信息来源非常丰富,另一方面不少学生的心灵和思想世界却是结构化的。这不能不让人焦虑。这到底是哪些原因造成的?大学教育又能为此做些什么?
        大学教学自然要进行专业教育,但大学更主要的是培养自由思想和舒展心灵的地方。没有自由的思想和舒展的心灵,专业教学只能是打造现代链条中的零部件;而在一个威权政体下,单纯的专业化通常培养的都是无反思兴趣或无反思能力的工匠和螺丝钉,而不是现代国民。这样的精英又会把未来的国家建设成什么样子?
        在好几次课堂上,我都给学生强调,“反革命”,“反动”这样的词汇开玩笑时可以用,但不应该出现在当代大学生严肃的政治分析中。连我们的宪法都去掉了“反革命罪”。这个国家,这个社会,没有人也没有势力有权利审判你自由的思想正不正确,反不反动,反不反革命。更不要用这样的革命词汇或意识形态词汇来审视自己。一个自由而开放的社会,人的思想只能是多元的,当你的思想和其他人不同,和现在官方宣称和号召的不同时,你完全可以选择诸如“非主流”,“另类”,“个体化”这样的词汇。只有对自己的信心和坚持,才能逐渐使自己的心灵舒展开来。只有坚持自己的独立思考,才能在不同的思想面前吸取真正有益的养分。也只有这样,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独立的人。培养真正独立的人,才是大学教育最应该实现的目标。
                                                                                    2009-10-20东湖畔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58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