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被废弃的石滚与难得一见的耕牛(返乡札记之三)  

2010-01-15 11:34: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伟:被废弃的石滚与难得一见的耕牛(返乡札记之三) - 学术之余 - 刘伟的博客

        这是我在村中的农田间闲走时拍到的。我们那里叫它“石滚”。我记得小时候经常和伙伴们跳到上面玩,“功夫”高的小孩会让一人推着它滚动,自己则在上面巧妙地调整着步法屹立不倒。水稻成熟收割后,先是被堆放成“谷垛”。过些时间,赶上太阳好的日子,就将成捆的带杆稻谷散开均匀地铺在平整好的稻场上,晒到一定的时候就用这石滚来回地碾。当然是用牛。石滚实际上是个圆柱,两头都有被凿出来的方形孔用来套木制的四方架子,有绳子将这个木架与前方牛脖上方面的轭头连接起来,石滚就在耕牛的带动下滚动。这就是“打谷”。此种打谷方法有两个弊端,一是通常打不干净,总是有不少稻谷留在稻穗上;二是最后收起来的稻谷总是夹杂着不少土或石子,因而需要花时间来清理。即使每次做饭前都会把米“择”几遍,吃饭时还是要小心,毕竟磕牙是很容易发生的。
        无论是水道种植还是打谷,都依赖耕牛,而那时候流行的是精耕细作,所以几乎每家都会有一到两头牛,这往往还不算牛犊。
        现在,水稻的种植依然需要耕牛,但打谷却已经用上了打谷机。我叔叔和二姐夫合买了一台小型打谷机,两个人就可以抬走。当然,他们也合用了耕牛。

        刘伟:被废弃的石滚与难得一见的耕牛(返乡札记之三) - 学术之余 - 刘伟的博客
         耕牛在农村里没有以前那么多了,这一方面是因为村里的住户已经没有多少,他们原来养的牛都卖了。另一方面,农田有不少被抛荒,特别是距离较远的农田已经无人问津,留在村里的几个农民平均耕种的农田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多了。

                                                                                        2010-1-15东湖畔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4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