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刘伟:家乡的小河(返乡札记之二)  

2010-01-15 11:39: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伟:家乡的小河(返乡札记之二) - 学术之余 - 刘伟的博客

         小时候经常在这条河边放牛。天不太热,伙伴们就在河边的草坪上打扑克。天太热就直接跳到河里去泡着。在河岸搬开石头,就可以抓到不大不小的螃蟹,回去用油一炒,算作美食。到河中的水深处,如果身手敏捷,还可以抓到不少鱼,甚至是泥鳅和黄鳝。后来就发现,越来越多的人背着打鱼机在河流中搜索,浅水处的鱼越来越少了。水深处,通常有人用炸药,一阵轰响,水柱冲起老高,过不多久,有些鱼就翻着白肚漂浮到水面上,那些渔民就直接去网,没有网到的或者漂流到远处的死鱼就有可能被我们捡到。当然,最残酷的办法还是用药。在几个重要的位置倒一些药水,随着水流,药力不断蔓延,大小鱼等都不能幸免。通常,大鱼都会在第一时间被那些渔民截获,剩下的一些小鱼照例会被我们捡到。在河中捡鱼就像寻宝,总是伴随着意想不到的惊喜。那种兴奋至今都让我记忆犹新。如果赶上下暴雨,河水就会在短时间内上涨,甚至淹没延河的水稻田。这种情况下,就会有很多大鱼,也不知道它们是从哪里游到这里的,估计是上游有些池塘的鱼。每到这个时候,村里就有很多人用挖来的蚯蚓和自制的鱼杆来钓鱼。
        如今,这条小河的水并不多,可能是因为冬季吧。河边的杂草和小树上挂满了塑料袋,沙石堆上也散落着各类瓶瓶罐罐。问一位村里的人,河里现在还能打到鱼吗?他说有时候可以,但鱼不像以前那么多了,运气好的时候一天打的鱼可以到集镇上卖一百多块。他补充说,他同时还到山上打野猪,用铁丝套野兔和刺猥,村里没多少人住,自然就封山育林了,这些野东西比以前要多。

        刘伟:家乡的小河(返乡札记之二) - 学术之余 - 刘伟的博客

                                                                                   2010-1-15东湖畔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