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有关“大学文化”答学生提问(下)  

2010-11-17 23:06: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对于中国大学的自由文化您有什么看法?自由的学术既然难存在于中国的大学,那是否意味着这是中国难有真正的学术巨擘的一大原因?

关于自由的学术,像武汉大学这样的综合性大学,是全国前十的大学,有人文社会科学的底子,比其他的大学相对来讲,还是有一些学术的自由空间。毕竟老师群体从骨子里还是想追求真正的学术的,也想自由地讨论一些问题。虽然受到一些局限,但是还能够尽量地去做一些自由的研究和表达。而武汉大学这样的校园文化,也多少能够支撑一定的空间出来,所以,这种自由是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的。但是,有的学校的自由文化,可能就只有私人生活和社会生活意义上的自由,却没有公共领域的这种学术探讨的自由和公共意见的表达自由。

当然,即使承认我们有些大学有一定的自由学术,但总体上来讲还是不容乐观的。在某种意义上讲,可能比我们当年民国某些时期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自由气息,校园的自由学术气息,要稀薄得多。那个时候毕竟没有一种绝对主流或一致性的意识形态全面笼罩大学的学术和教学,没有一律的压倒性意识形态,没有一个至高无上的,宣称某种理论为最科学的终极真理这样的一套话语体系在校园里面掌握话语霸权。没有这种东西的时候,如北大蔡元培时代,各种学派,各种思潮,各种学术思想,都能够在里面竞争。

自由文化讲的是学术宽容,可是它的前提有很多方面。一个是学校所处的政治环境,按照洪堡的说法,大学最反感的就是过于精密化的介入,不管是来自于市场还是来自于国家权力的这种过于精密、强制的介入,大学都是非常反感的。大学是创造精神产品的空间,人类探索真理的一个空间,所以,这个意识政治环境我们应该警觉。政治环境的好坏,是不是一个开放自由的政治环境,还是一个政治上相对威权的环境,导致大学的生存状态都不一样。这是大学所处的政治环境。第二个就是大学所处的社会环境,这个社会环境是不是非常尊重大学,是不是对大学有极高的价值上的期待;还是说像现在我们社会对大学持一种消解的、调侃的,不把大学当回事的社会氛围,然后以一种非常功利化的目标来要求大学不要培养“无用”的人才,不要做些“无用”的事情,这种社会上的态势也会影响到大学的取向。但最后要落实到大学学者和学生的独立性上,特別是老师的独立人格非常重要。现在大学老師的独立人格有个很大的局限在於,我们受到日益精密化的,针对大学老師的学校管理体制的束缚,大学老師经济上不能独立于现有的一套管理制度,反而受制于这套管理制度。结果就是,大学老师不管是研究课题的选择,还是研究的取向,表达的方式,表达的空间,都过多地受到一些外在因素的束缚。学生相对来讲应该要好一点,学生本来是可以作为大学里面自由文化的开拓者和薪火相传的主体,但学生现在面临的环境比理想期待的大学的状况可能还是有距离的。学生面临的和老师面临的困境也有一致性,比如说政治框架、政治环境、政治氛围、言论氛围、社会氛围,对真理知识的一种态度。所以,很多时候功利的目标优先,达不到对自由的一种探索。学生内心并不是说他不爱惜自由不想追求自由,而是在现实的各种目标考量之下,对自由往往被其他的目标掩盖了。作为一个整体,共同塑造出来的一个大学的自由气息反而让大家觉得不够满意。

 

十、大学文化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的,随着社会的前进,那么请老师回忆一下当初您学生时代时的大学文化与现在的大学文化是否存在某些方面的差异?

阐述大学精神比较著名的如洪堡,他们那个时期的德国的大学和我们现在的大学的确不太一样。因为现在的大学就是处在一个高度商业化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你会发现至少有一部分,它肯定是指向商业社会的功利性的需要的。但是对于这一点,我并不完全反对这样的倾向,只不过说大学在回应现在的商业社会,适应现在的商业社会包括自由民主宪政社会这样一个追求下面,一定是要基于学术的,就是有学术根基的这样一种回应,有这个更终极的更超越性的对知识和学术的探求的这样的一种品质。如果没有这种品质,只是说非常简单地,被动地去适应外部社会,而不是试图通过在研究社会的基础上去改造社会的话,这个大学就丧失了她最基本的品质。所以时代的变化带来的大学的变化,这个没有问题,关键是要看时代变化之后大学怎样去变化。有些东西可能是不应该变的,有些变化是表面上的变化,最根本的精神就是对真理和学术的探索,这种探索在任何时候、任何时代都是需要的。因为,人类社会发展、创造出大学这样的一个空间,就是为了让一批人基于文化的和知识的一个终极的思考,能够在某种意义上提供人类社会改进的一种可能性。大学做的就是这个工作。但是,我们现在很多大学就是过于功利,过于市侩化。

我们那个时代的大学与现在也没有太大差异,不过至少对武汉大学来讲有一定的变化吧。现在的大学,相对务实的、面向社会需要的、带有功利性色彩的培养学生这种实际技能的这种社团,和相应的活动比我们那个时候要多一些。现在各种各样的留学,考证,评选,我们那个时候没有这么多。我1996年到2000年读大学的时候,主要最多的应该是学术社团,我们关注的校园文化主要是大学的学术讲座,对于其他的社团的活动,大部分学生其实都不是特别的热衷,也没有现在这么多社团。这个当然一方面是由于武大合并之后变大了,随之社团也增多了,另外的方面是现在的学生非常聪明,能够很好的去捕捉学生的需求,然后对社会能够有很迅速的回应,你会发现,社会有什么新东西,学生社团活动、学生具体的一些表达方式、表现方式都会受到我们现在社会传媒的影响,受外面时尚的东西影响,这个在我们那个时候好像没有那么明显,但我们那个时候时尚也是有的,但时尚对大学校园的冲击没有现在这么大。现在传媒的东西,时尚的东西对大学的影响非常明显,学生我感觉好像非常成熟,现在大一有的学生感觉比我们那时候大四的学生都要显得成熟老练。

 

十一、老师对新晋的一批“90后”大学生有何看法?如学习态度和方法,还有人生价值观,心理变化等等。

“90后”不是挺好的嘛,我和他们有些接触,发现至少有一部分“90后”,他们还是很有一些自己的独立思考和判断的,这个让我看到了一些希望。虽然,我们的一些讯息是受到管制和筛选的,但毕竟现在大学生能够接触到的信息比我们那个时候接触到的讯息还是要多。他们的思想比较活跃,也充满了自己的一些独立的思考。但是如果从消极的方面来讲,提一个老师的苛刻的要求,可能是现在大学生现代传媒的这些东西,占用了他们的时间太多。那种安下心来,非常深入的读那种冷门的书,就是比较经典的书,真正的去挖掘,去钻研一个问题的这种心态,可能比我们那个时候要相对少一点。至少我们那个时候读书的心态比较安静,读书就读书,没有太多的考虑,那时候也没怎么上网,当时只有极个别的同学在大四的时候才开始接触网络,所以心也没有那么浮躁,对社会上发生的新的事件、传媒里面比较关注的热点也不怎么关心,就安心读书,大学里面就应该安心读书,这是主题。

就学习态度、方法方面,从大一的学生来看,我觉得也差不多。大一的学生都有相似性,毕竟高中在中国还是比较接近的,大部分高中生还是有共同的特点。他们相对来说比我们当时的自主性还是要强些,独立发言的踊跃性可能还是要高点,而不是那么被动。至于学习方法上面,他们可能是互联网用的更多了,有一次感觉非常好笑就是,学生写完作业以后就写一个注释:“感谢百度”,这个方法实际上是一种退化,但是对互联网充分的利用也是一种现代技术的改进。实际上很多学生对互联网的运用往往是有问题就直接上网去查,而网上很多信息是没有遴选的,反而忽略了传统的做学问的某些方式比如说去索引,按照索引去查一些相关的专业书的做学问的方法,这个方法实际上是不可或缺的。他们现在对上网非常熟悉,但是对我们传统做学问的,现在还有价值的那些做学问的方法和套路都非常陌生,这也是个遗憾。

关于人生价值观,心理方面的变化,我了解得不太多,大致印象是,他们对自我的感觉还是看得比较重一些,对自我的价值、对自由看的也比较重。现在的大学生,对自我的价值、价值实现、自由的重要性、个性这方面,应该是比我们那个时候更彰显一些。至于心理的变化,不知道这么说准不准确,就是其实现在的大学生一方面体现的很自主,很自信,但是另外一方面你会发现,至少有相当一部分大学生比我们那时候的大学生要焦虑,反而比我们更不自信一些。我们那时候毕竟还没有扩招,一个班就20人左右,虽然当时有极个别同学因为自身的某些原因也会自卑,但是总体的大学生的心态还是非常积极,非常有信心的,对自己大学生的身份,对自己的未来是充满着信心和期待的。我感觉我们现在的大学生,总体上来说还是积极的,都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但有些学生的焦虑我觉得是过早了,也过于强烈了,甚至在大二的时候就开始焦虑工作,焦虑将来。焦虑这些东西我觉得挺遗憾,大学四年是很宝贵的时间,应该好好地去享受一下大学生活,去享受一下好的著作和思想的东西。至少有相当部分同学,让我觉得没有当年的大学生那么自信了,或者对自己的大学生身份所感受到的光荣和自信可能没有以前那么多,这也是在心理变化方面存在的问题。当然这个有很多也是我们社会造成的,社会上经常塑造一些与大学生相关的新闻,什么大学生的收入连个技术工人都不如之类的,而我们大学生很多都是背负着家庭的梦想的,原来的期待很高,但是现实的社会是,你大学毕业出去可能也就一两千块钱一个月,还得作最基层的事情,这样就有一些反差,这里面心理上的不平衡,比我们那个时候要更严重一些。我们那个时候相对就业的压力没有现在这么大,大学四年的校园环境比较安静,大家能够真正安心去读一些书,探讨一些“无用”的问题。为读书而读书这个想法,现在就可能没有那么单纯,现在读书本身和太多外在的东西联系在一起,这就导致了学生心态的变化。

大致就说这些,谈得也不深,你自己回去再思考思考。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