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邓正来谈“生存性智慧”与中国社会发展  

2010-06-14 23:19: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天,著名学者邓正来先生来汉赴各高校讲学。在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的讲座主题是“生存性智慧”与中国社会发展。邓先生只是谈了一个纲要性的分析思路,并对他的研究旨趣展开了初步论证,具体的研究工作还在背后。整场讲座听下来,我感到启发还是有不少,但也有不少疑惑。有疑惑的原因,部分出自邓先生的研究还正在进行中,一次讲座的时间也难以阐述清楚;部分原因则可能来自他所提出的核心概念和分析思路本身就存在的研究风险与表述风险。
        邓先生在讲座一开头就说,中国最近的三十年,其成功的奥秘究竟何在?如何看待中国社会秩序的形成与演化?他的思路是从“生存性智慧”的维度展开分析。他甚至认为,人类至今为止对于社会重大问题而言,主要都是知识导向而非智慧导向。知识导向假设人类社会、自然都是由知识和理性建构出来的,因而也只能由知识和理性来解释。这种倾向忽视了人的生存性本能及生存智慧,因而只能认识假定能被认识的事物。邓先生曾经翻译哈耶克的著作,在这里可以隐约感觉到哈耶克对他的思想影响。但邓先生的“生存性智慧”似乎更具有生活情境的意味,也更容易被聪明的中国人感同身受,因而与哈耶克的“自生自发秩序”应存在某种差别。
        邓先生的这一知识立场颇具后现代的意味,隐含着挑战人类认知传统的雄心。他主张从“生存性智慧”的角度好好研究中国这几十年的独特经验。可以想见,这样的研究将是颇有冲击力的,也将非常生动有趣。它将使人们以一种理解的心态、去价值的立场重新认识我们的历史,重新看待我们周围的社会境况,重新感受我们一直在“片面”感受着的生活。
        问题在于:其一,能够被称为“生存性智慧”的研究空间是弥漫无边的,部分更是拿不到台面的(或是具有私密性的),部分则具有难以复制的独特性,对这样的空间进行研究,以一人之力,无论从资料上还是从研究方法上都很难克服其局限。当然,邓先生也可以反驳说,对于“生存性智慧”的研究,自然要以智慧(如领悟)的方式去进行,不能沿袭现代社会科学的研究路数来看待。但如果不能以现代社会科学的方式进行,这种研究过程和研究结论最终又会在多大意义上是可以沟通的?难道仅仅依靠其研究结论与读者的“直觉”相一致,就可以一劳永逸地证明其研究的适宜和深刻?
        其二,“生存性智慧”本身波及于不同的空间,不同空间的“生存性智慧”可能存在质的差异。对于这种差异性,能否用一种统一的分析框架展开分析,并打通不同空间“生存性智慧”之间的解释力。这是要解决的又一大难题。家庭教育对人的影响,私下朋友圈对人的影响,官场中运作的一套,政治交往中的策略性行动,商界运作的一套,中国独特的政商关系,说开了都有无限敞开的“生存性智慧”在其中。但怎样使纷繁复杂的这些现象都能有机地整合到一个研究中,无疑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
        其三,就我个人的理解,邓先生提出“生存性智慧”的分析策略,其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对宏大的历史进程(中国近三十年的政治社会演变)作出入微而有说服力的另类解释。也就是说,“生存性智慧”自然可以是微观的或是中观的机制,但必须对解释宏大的命题具有意义,否则这项研究的意义除了对“生存性智慧”这一现象予以正视和呈现外,可能仍难得到普遍的认同。但研究的难度恰恰也在这里,那些蔓延的,私密的,人们默会的,具有独特性的“生存性智慧”,自然可以解释一个个个例,甚至也可以解释局部的政治社会空间,但对于宏大的作为整体的政治社会进程,其解释力到底何在?又应该怎样自觉到其解释力的适用范围?虽然连邓先生自己也强调生存性智慧是地方性的,活生生的,有效的,灵活的,但我想他作为一个大学者,不会仅仅满足于呈现这些面向本身吧?毕竟,就单纯地呈现这些面向而言,优秀的文学家或许更能不辱使命。
        就我们每个人具体的生活经验来说,生存性智慧无疑是至关重要的一环,但若真要展开现代意义上的学术研究,难度是可想而知。当然,正是因为具有挑战性,邓先生的努力才让人尤其感到敬佩。上面我提出三个疑惑,无疑说明我是受了现代社会科学研究套路的“束缚”。邓先生一开始就有挑战现代知识和现代社会科学的立场,但进入具体的研究和表述恐怕还是难逃现代知识和现代社会科学的既有习惯,这于他而言也将是一个深刻的悖论……
                                                                                                       东湖畔面壁斋
                                                                                                        2010-6-14
  评论这张
 
阅读(4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