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传统文化可能需要重新面对  

2010-06-06 17:5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时日,先是和两位学生同去武汉秋水书院,拜见著名青年国学学者李里先生,当天晚饭后听李先生讲座“儒家文化与中国命运;”次日晚,又去听李里先生在武汉大学的讲座“圣贤情怀”。
        第一次切身感受比较地道的儒学讲述,不自觉中进入另一种气氛。这部分改变了我对民间国学的陈见(这其中可能就有不少先入为主的偏见),也增加了我对李里先生这样的文化生命的敬意。更重要的是,我开始认真地反省自己作为教师的身份,也重新审视我所面对的这些现代大学生。反思的结果是让自己都有些不愿承认的:我们可能大都是些没有多少文化教养的人,至多可以说拥有了一些知识和学问,在人格修炼和文化传承方面多少是有些欠缺了,在知行合一方面可能更是欠缺。如果说现代社会是以个体独立与个性解放为标志的,但如果这种独立和解放以人格缺失和文化根基丧失为代价,那么这个进程至少不应那么匆忙,匆忙得连停下来反思的心境都没有。
        之前也曾在电视上看过李先生的国学演讲,只佩服他的博闻强记和滔滔不绝的口才,对他所讲的东西依然还只是当作一门知识或学问。
        但这次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却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他作为文化生命的存在。这种感觉在我周围绝大多数学者身上是很难找到的。李先生讲出的儒学和中国传统文化,让人舒服,让人心里平静,是让自我与他人圆融的春风化雨。尽管其学术逻辑还是值得进一步商榷,尽管其推论多少有些去政治化的表述策略,至少还是很有感染力的。我后来发现,这里的感染力往往来自一些直觉上的激发。人是需要一些直觉上的打动的,而过多的客观化的知识可能遮蔽了我们心灵中直觉应有的位置。传统文化的部分美感就来自这种对人心的直接扣问。
        我们这些生在“新时代”长在“新时代”的人,接受的是新知识和新教育,但自古以来的文化传统可能早就忘记了,好的糟的都丢了。我们非常洒脱地作为一个当代人活着,没有多少负担,未来充满无限可能,这或许就是现代所要追求的“解放”。但这种解放在转型期是不是带来了难以承受的生命之轻,也带来了无可无不可的空虚感?当我们几乎没有把多少注意力放在传统文化上时,我们的价值观迷惑与对确定性的追寻是否也失去了一方清澈的源头活水?
        另一方面,从小到大的教育,很少有人教育我们怎样举止优雅,怎样尊重他人,怎样待人接物,怎样修炼自己的人格和道德境界,到头来,书面的知识到学了不少,思想倒也自以为是地觉得有不少,但作为一个人,可能并不能让周围的人舒服,也难以让自己内心宁静或幸福。这就是中国当下教育的悲剧。现代社会,对知识的无休止地追求,可能让人忘记了最简单也最根本地对自己内心的看护。知识在成为一种生存技能的同时,在成就人格上往往无能为力。这样,我们就看到,为什么那么多学者霸气十足面目可憎,为什么那么多大学生自以为是连基本的礼貌都不会。难道这就是人们梦寐以求的“自由”?现代社会提供了太多自由的空间,让人格的自我完善变得没有以前那么紧要,但这一状况并不总会让人幸福。
        李先生从现代教育中撤离,自学传统经典,展现的是另一副文化图景,而他本身也将这种文化内化于神情、言谈、举止、衣着等方方面面。他的繁体字,竖排的板书,地道的中国语言,还有他的长衫,虽然不可能普及开来,但毕竟是自然的,浑然一体的,也是卓然自立的。作为一个完整的文化生命,在当代的语境下不卑不亢,自主而自足。这其中的奥妙同样值得人品味。当我们的社会在真正走向多元时,是否可以有更多欣赏和理解的心态去面对我们的传统文化?
        儒学在当代中国的政治框架下面,于政治的理性化(法治和权力制约)可能难有显见而直接的制度性贡献。但这样一种文化元素,能不能以适当的方式进入到现代社会中,嵌入到我们某些空间的日常生活中?至少它若能进入个人修养的领域,或者社会交往的空间,可能会让我们感觉更加舒适。甚至,它将使我们这个社会不那么轻浮,不那么焦躁,也不那么不伦不类。至少,如果一个国家的政治短期内难有根本性改进,社会生活上更加具有文化气息,人们彼此之间更加体面地对待还是比较值得期许的。
        由此看来,在大学里,除了学术教育,还是要有人格和德性的教育与实践。而这一点,我们这些年轻老师可能都不习惯,也不擅长,甚至也没有多少资格。但见贤思齐,总得有些反思才对。而对传统文化的态度,对当下教育的再审视,李里先生的文化践行或许可以提供一些看起来好像有些“另类”的启示。
                                                                                          2010-05-30东湖畔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