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专业学术著作翻译的价值与限度  

2010-07-16 00:15: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10月份之前,我要给上海人民出版社交一份差,即完成美国著名政治学家李普哈特的经典名著《多元社会的民主:一项比较研究》(Yale University Press,1977)大陆版的翻译。此书是谭君久教授主持的武汉大学“民主译丛”之一本。从接触此书的英文原著至今,半年时间已过。其间由于教学任务过于繁重,只抽到零星时间,译得断断续续,进度也非常慢。总算到了假期,可以将大块时间用在上面,进度似乎也加快不少。每天坚持七个小时左右,基本上可以完成两千字的中文译稿。坚持下去,大致可以如期完成。只是太辛苦了。

翻译之事,之所以过于辛苦。主要是语言的推敲没有尽头。一个词就可以琢磨半个小时,一句话可以纠缠大半天。这还不用说中文和英文的表达习惯之别。将繁复严谨的英文学术语言转化为简洁、清晰而准确的汉语,其难度不亚于重新创作。而且语言的调整润色更是没有止境,在这个过程中,方可真正体会什么叫“言不及意”,也可真正理解“语言是思想的家”。

英文的有些内容是不可能完全对译过来的,就像中文的某些表达和意境同样无法转换为英文。在这个意义上讲,翻译就是在创造的同时丢掉原文语境的某些必备元素。相比于文学翻译,社会科学著作的翻译相对客观一些,因为社会科学的公共性和可沟通性要强,但同样也存在某些语句和思维无法完美对换的情况。在这个时候,虽没有写诗时“两句三年得”的痛苦,说“冥思苦想”、“绞尽脑汁”却是一点不为过的。

稍微幸运的是,此书早些年在台湾已有译本(张慧芝译,桂冠图书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版),略可参考。只是台湾对关键概念、关键名词有另一系统的表达习惯,中文的表述也近于半文半白,似乎文雅,有时也不免拗口。台湾版的译本读起来不甚流畅,与大陆读者的阅读习惯也颇有距离。所以,基本上还得另起炉灶,拿捏出自己的语言风格和思维习惯。在这个过程中尤其辛苦,一天下来,人自会疲倦不堪,比当年写博士论文时还要累。好在可以自我解嘲的,如果最后自己的翻译质量不如张慧芝女士,读者可以径直阅读该书的台湾译本。毕竟大陆的版权保护极其松懈,个人全文复印台湾译本也不是太麻烦的事情。

试图追求自己的语言风格,并将自己的专业理解和专业素养体现到译文中,以实现翻译过程的创造性,在短时间内的确是困难的。但这是译者得到翻译意义和“苦中之乐”的源泉。大多数译著只能保证诚实翻译,不求文字华美,只求意思准确。这就是所谓的“硬译”。按道理讲,“硬译”出来的只能算半成品,还需要再花大量的时间慢慢推敲打磨。但现在的出版社,版权购买多有时间限制,都等不急“慢工出细活”,以至译著一批批出笼,但很多都不忍卒读,甚至错误连连。这也是学界中人共同的烦恼。

英文功底特别是英文阅读能力不好,就无法准确理解原文。专业功底不好,就不能选择合适的专业概念,也无法明确专业问题的分析框架和逻辑过程。而中文功底不好,要么就翻译地死板无味,面目可憎;要么就文句冗长反复,把读者绕晕,比读英文还痛苦。

正因如此,可以说,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作专业学术著作的翻译的。对于我们这些年轻辈来讲,翻译更多的是挑战,是锻炼,是学习,只能尽自己所能作到无愧于心。至于能否让读者满意,也往往不敢保证。

再者说,想来翻译毕竟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有时译者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却不一定能得到多少希望获得的回报。这也着实冤枉得无处说。翻译得好,一般人只会想到是原著好,原作者厉害,殊不知能将专业学术著作译得漂亮,也绝非一般功力!也绝非一般辛劳!若是翻译得拙劣,所有的骂名也就更着来了,说译者“蚍蜉撼大树”,祸害学界,罪莫大焉。特别是名著,关注的人还是有不少,其中行家云集,一点纰漏可能就贻笑大方,损害了译者的专业信用度。大凡认真负责地从事过专业翻译的年轻同行,想必都有此感受。

好在现在学界对翻译的认同和要求都在改变之中,这倒有可能形成积极的激励,去推动一些有能力有兴趣的学人潜心翻译佳作。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与其制造一些既无学术含量也不规范的所谓“著作”,倒不如认真翻译一本书。自己在其中提高了,也可以为学界贡献一份好作品。我了解的一些朋友,心底对短时间内写出“专著”的意义是有怀疑的,他们倒宁愿翻译一些已经成为经典的著作。而大家对译著的价值也有越发看中的倾向。

翻译一本好的专业学术著作,对译者来说,可以提高外语特别是专业外语的理解能力;可以感受成熟而规范的经典研究的套路和方法,供今后学习效仿之用。一本译著下来,译者内在功夫的提高,可能远远大于低水平重复地制造垃圾论文和垃圾著作对人的增益。对专业学术共同体来说,可以提供域外研究的重要参考,丰富了相关的研究谱系,也增加学术积累和学术对话的能力。所以,真正优秀的翻译是件功德无量的事。

问题就在于,现在的翻译周期太短,译著粗糙难读。译者的外文底子姑且不论,中文底子实在太弱,担当翻译重任是勉为其难的。更何况,随着学者群体的代际更替,能直接顺畅地阅读原著的年轻学者将越发成为主流,那种靠阅读翻译著作来作学问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在这种情况下,翻译出来的著作给谁看呢?除了给自己和编辑看,难道就给那些外文一般,刚进入专业的初学者或不习惯读外文的中老前辈看吗?这样看来,专业学术著作翻译的“黄金时代”似乎已经过去。当然,原著本身很重要,翻译得准确漂亮,在目前的图书市场还是有销量保证的。

                                                                                         2010-7-15东湖畔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54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