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论研习政治学的痛苦及其克服  

2010-07-16 00:33: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年来,在讲授政治学各门课程的过程中,时常有学生向我表达他们学习政治学的痛苦。他们向我坦言,这种痛苦不仅来自于知识或学术上的艰深和难度,更来自他们在接受的理念与遭遇的现实之间的紧张。这种紧张让他们的内心难以承受,有时甚至会怀疑政治学的价值,包括政治学研究对中国的政治改进是否具有意义,也包括政治学讲授者本人又能做到多大程度的“知行合一”,等等。学生在表达完自己的感受之后,往往也向我个人探询:“老师在研究政治学的过程中是不是也焦虑过,痛苦过?”我自然是坦白交代,政治学带给我职业上的归属感和价值上的意义感,但同样也带给我内心的焦虑和痛苦,这还不算研究过程本身对人的身心所提出的严苛要求。在某种程度上,我甚至给学生讲,在当下的中国研究习政治学,多少要承受这种焦虑和痛苦的命运。

细想下来,学习政治学之所以在让人愉悦的同时经常让人痛苦,主要有如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其一,虽然政治学的天下关怀和公共倾向可以让人心胸开阔并超越狭隘的自我,但研习政治学的人毕竟是现实而具体的人。他首要面对来自生活世界的各种荒诞、不义与阴暗。在一个规范政治秩序尚未建立的国家,政治学承载着批判和建构的功能;但政治从事实上终究是从利益出发的,围绕利益而展开的权力之争,以及权力与权利之间的较量,让人觉得政治原来是这个“毫无理想”的样子。而那些崇高的政治理想在现实的利益之争和权力之争面前往往都灰飞烟灭。对于初学政治学的学生来说,那些高妙的政治哲学和相关理念往往更容易打动他们,但先入为主地接受了政治学的这些理念之后,不得不越来越遭遇真实而残酷的政治世界,这在开始是考验他们的承受力的。理性不强而情绪过多的年轻学子,很容易因此产生幻灭感。而政治学在理念与现实之间存在的剧烈紧张,于一个喜欢较真的政治学者而言则尤其突出。诸多痛苦源于此处。

其二,不同的政治理念之间往往也在研习者内心冲撞,让人无从选择,因此无所归依。政治世界是复杂的,学术解释是无穷尽的,相关的价值和理念更是纷繁复杂。而大凡能成为一种理念,都有其一定的理据,因此,在自己的思想不成熟的时候,很容易被各种理念“乱花渐入迷人眼”。问题是,如果一个人长期处在各种理念的游走当中,自己恒定的理论和价值体系始终未能得以形成,它的内心就会在相对主义中滑向虚无主义,而这种虚无主义正是一个思想者所不得不承受的痛苦。

其三,阅历的有限与对政治的想象。古希腊先哲曾言,研究政治学要在五十岁以后,这是有一定道理的。人在年轻时就学政治学,而对政治的观察和感受却尤其有限。在这个年纪,人又容易因无利益的束缚而徜徉于单纯的理念和逻辑演绎中,激情往往战胜理智,想象往往替代现实。众多政治学专业的本科生甚至包括研究生,一直呆在象牙塔中,连社会调研都很少作过,对政治的了解和理解只来自书本或新闻。在这种情况下,容易对政治要么持过于消极批判的心态,要么持浪漫主义的文学想象而“顾地自雄”。但这两种倾向都很容易让人痛苦,过于消极批判,对政治失去改善的信心和热望,心中想到的总是“不可救药”或“邪恶”,容易让年轻的心灵过早地蒙上阴影;而对政治这样一种人类的事实充满不切实际的想象和美化,则很容易在现实中遭遇打击。过于理想的人同样更容易幻灭。

其四,个体的能动性与集体行动的永恒困局。学习政治学,自己可以提高对政治的分析能力,也可以培养自己对政治的平视心态,努力成为公民。但问题是,社会是由众多的个体构成的。虽然我们经常说一些废话“假如人人都这样,这个世界将怎样怎样”,但实际上很多时候,每个人只能改变他自己,而众多他人你是没有办法的。一到作为社会集体过程的政治问题上,个人的能动性经常会被压制或消解。除了你心中单纯的信念让自己坚持之外,你会看到社会中的其他人和你的观念完全不一样,而他们也同样构成社会过程的一个元素。特别是,现在的政治学研习者,他们所认同的理念与大众之间的确存在很大距离,不管是分析的深度还是价值取向也都存在很大差异。面对汪洋大海的在生存逻辑下挣扎的大众,就算你抽离出来自以为和他们并不一样,但你的意义和力量可能无法兑现为你所期待的现实。

其五,对权力的矛盾心态让政治学的研习者焦虑。一方面,政治学天然地以权力为研究对象,因此要关注权力,研究权力,远距离地审视权力,直至基于理念对权力作出批判和引导诉求;另一方面,政治学的研究若要获得实践,又必须依托权力,在一个威权国家,甚至连政治学的发展都需要依附权力所给予的合法话语空间和研究资源。因此政治学又要与权力搞好关系。纯粹的知识分子是具有批评品格的,而中国的文人又有清高或清流的遗风,他们对权力的心态更是矛盾。对权力持不屑的立场是他们骨子里的精神。既要利用权力推进自己的研究,又要用自己的研究反对权力的某些面向。这其中的分寸拿捏需要智慧,没有一定的驾御力和心智成熟,就可能滑向内心分裂的境地。

其六,政治学通行的概念、假设、逻辑和相关话语对政治现实没有解释力。结果使政治学研习者脑子里明白,心里却不明白,因为没有现实的对应物可以与习得的内容妥帖。要么否定已有的政治学话语,要么否定我们的政治经验。这里的原因主要在于,我们的政治学话语主要还是基于西方规范政治提炼出来的话语,中国的政治实践和表述传统未能充分的参与到规范的政治学表述中。因此,当很多人在研习政治学时,对自己国家活生生的政治生活可能“他者化”了,“词”与“物”之间距离过于遥远,让研习者在不地道中无所适从。对本国的政治经验的研究不足,由此产生对本国经验不假思索的否定或笼统定性,但又发现本国的经验作为一个强大的实体存在着。心理又不能接受它,亲近它,由此产生痛苦。

要完全克服这些痛苦是不可能的,因为政治生活和政治学本身就在理念与现实之间保持着张力,必要的张力是这个政治的奥妙所在,也是政治学的魅力所在。放开了讲,理念与现实之间的必要张力,甚至是人类生存境况和精神生活的根本面向,人们只能选择面对。

接下来的问题是,将张力保持在一定的限度内,从而驾御它,最终让政治学研习者内心的痛苦也保持在可接受的范围内。为一个理想的政治秩序而思索,为一个正义的政治生活而执着,这本身就是有意义的。只是政治学研习者不能停留于此,他应该直面人性的弱点,利益和权力的真相,从而提高自己的理性能力和心理承受能力。在不同的政治理念之间,结合自己的心性和经历,经过审慎的观察和反思,选择一个自己亲近的相对恒定的理论立场和思想体系,并保持这一立场的适度弹性和体系的适度开放,吸纳其他立场和体系的营养。从而避免内心过于漂浮的虚无主义之轻,也避免自己步入原教旨主义的偏狭之中。而对政治的无知,则可以通过大量阅读历史和调查政治现实来改变,也可以通过适度参与政治生活和与人交流来改变。只有对政治有丰富的感受,才有对政治深刻的理性思考。政治学也将在对现实政治解释力增强的情况下获得相应的学术魅力,而政治学研习者也将通过对政治越来越真实的理解恰当地调整自己的判断,这样就不会陷入基于想象和一相情愿的不确定性而带来的痛苦中。对权力来说,政治学研习者最重要的心态是不卑不亢,以平视的心态对待权力和权力执掌者。我们当然承认权力乃社会维系之必须,但我们也必须强调从功能上讲权力只是一个工具。我们当然利用权力,但我们绝不因权力而丧失自己作为公民和个体的自主性。只有这样,权力这一客观存在物才不至于让我们太痛苦。政治学相关话语解释力不足,可以通过对本国政治问题和政治经验脚踏实地的研究来克服。任何国家的政治学主体肯定是对本国政治现实的研究和引导。政治学研习者只有深入社会,关注生活,捕捉政治神经,才不至于产生政治学话语对现实生活的疏离感,也才能够克服“词”与“物”的分裂带来的痛苦。当然,就算所有这些努力都还不能减轻研习政治学的痛苦,世间那么多美好的事物还是值得我们去领会去探求,因而可以缓解研习政治学的痛苦。天空,大地,河流,花草,树木,艺术,知识,哪一样都值得人们陶醉其中。政治只是我们生活世界的一部分,在思考它的同时,尤其不应该忘记包围着我们的更广阔的世界。政治学只是社会科学的一部分,必须在人文和社会科学的框架下获得更多的启发。

最后,还可以补充一点,政治学研习者时常感到无意义,部分原因在于他们大都是语言和“思想”的巨人,在行动上却是矮子。毕竟核心政治的实践从来都是少数人的专利,并不是很多人都有机会参与“上层次”的政治的。由于转型社会的政治框架限制了自由开放的政治学研究及其表达空间,相应的政治学研习者的作品往往成为自说自话,他们找不到参与社会和参与政治的有效路径,因此到最后可能怀疑政治学的意义。这一点只有通过行动才能克服。能讲的地方就要讲,因为有力的表达也是一种行动;可以行动的时候就要行动。在一个世俗时代,只有知行合一的学问才可以给予人可靠的充实感。否则,只是单纯地在书斋中革命,除了少数有创造性的思考和研究外,其意义终究是极其有限的。

                                                                                                         2010-7-15东湖畔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74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