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放宽政治学的思考视界  

2010-08-23 18:4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系为武汉大学2009级政治学班刊撰写的“寄语”)

政治作为人类的生存境遇之一,一直是我们无法回避的事实。对政治的研究,也即政治学,不论形式和路径有何差异,其目的不过是解释政治生活,进而追求更为良善的政治生活。在当代语境下,成年公民即可参与政治、感受政治;政治的影响力更是弥漫于周遭世界,与每一位公民的切身利益相关,也与每一位公民的生活质量相关。这一状况,必然令负责的政治家不得不察,也令理性的公民不得不察。

但是,因为权力本身的清晰度和确定性远不及法律、经济和社会等领域,政治便容易给人造成“难以研究”的印象。因此,作为与权力最近的一门学问,政治学对其研习者就提出了更为苛刻的要求。比如研习者的心性必须深刻、理性、智慧而宽广,并且最好能有切身的政治体验,至少也要能够获取相当的政治信息。另一方面,也正因为政治的需要很多时候成为政治学研习者的“紧箍咒”。在不少思想家眼里,并不是一般的人就能够胜任政治学研究,也并不是一般的人就能够把握好政治学话语的言说“分寸”。要不,他们怎么会一再强调(政治的)“真理必须秘传”呢?而在某些政客甚至学者眼里,政治学研究本身就应该服从现实政治的需要,至少不应主要从事批判现存政治的研究。

而作为现代社会科学重要门类之一的政治学,对初学者而言,往往因过于抽象而难以驾御。对于尚未实现国家权力规范化运作,也未实现民众常规参与政治的后发国家来说,政治学的议题(特别是应然议题)与现实政治往往成为“两张皮”。排除培养学术人才和教学人才的功能指向,不少政治学专业的本科生往往在毕业后,基于政治学话语的无力感和空疏感,他们可能会埋怨大学四年学到的政治学“真是无用”。

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

我认为,不管是将政治学视作一门过于“特殊”或需要“小心”的学问,还是认为政治学抽象或“无用”,都存在将政治的边界狭窄化的思维定式。也就是说,正是因为我们看待政治的视界没有放开,我们研习政治学的应有视界也未能放宽。结果是,研习政治学并没能相应地带给研习者应有的理性和智慧,包括对现实政治和现实社会的应有心态。在这方面,从事政治学研究和教学的人尤其应当反思,政治学的初学者同样可以基于自身的能动性,反思他们所面对的政治处境及相关政治学话语。

回到政治的发生学源头,我们就会发现,政治不过是基于利益分配和秩序达成的需要而结成的社会生活。政治的起点是人,中经权力与组织,最终归结为人的处境和生活。人类至今的政治史,变化较多的是政治的形式,变化较少的是政治的内容。从这个意义上讲,政治不仅是历史的,更是现实和未来的;政治不仅存在于有国家的时代,也萌发于无国家的时代;政治不仅存在于国家权力的领域,也存在于社会生活的领域;政治不仅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更是普罗大众的;政治不仅是高层的,也可以是中层、下层乃至“底层”的;政治不仅发生于城邦,也发生于村落;政治不仅发生于现实世界,也发生于观念世界和符号世界,同样也发生于“虚拟世界”;政治不仅体现在文本和正式制度上,更体现在非正式制度与具体过程中。正因为如此,政治作为一个无限延展的社会空间,不宜也不应被人为地狭隘对待。也正因为如此种种,政治学也就意味着一个无限延展的学术空间。基于此,政治就不应该仅仅从政治理想的层面探讨,也应该从政治事实的层面研究,更应该从两者之间张力的层面探究平衡之道。

进一步思考,可以发现,政治的过去与未来,国家政治与非国家政治,宫廷政治与乡野政治,高层政治与低层政治,城市政治与乡村政治,现实政治与观念政治,正式政治与非正式政治,等等,这些区分不过是为了分析的便利,其中的边界和差别很多时候都是人为建构的,往往成为研习者的自我束缚。天下的道理是相通的,任何领域的政治不仅携带着政治天生的密码,可以为我们探询,并给予我们启示;任何领域的政治同样与其他领域的政治发生着微妙的关联,只有将政治视作一个整体,才能理解政治本身。就探究世界的真相而言,每一个领域都可以让我们走进政治的空间,因而也走进了政治学的殿堂。就追寻良好的政治生活而言,每一个领域都有着不可忽视的问题等待我们去解决,因而也都需要政治学的精深研究,同样需要将这些研究传播开来的话语空间。

如果能够真正放宽政治的边界,从而放宽我们思考政治的视界,政治就不是狭隘而自我封闭的,而是开放和延展的;政治就不再是遥远而神秘的,它同样是贴近而可感的;政治就不再是于我们的生活无关的领域,它其实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甚至是我们的生活本身;对于政治,我们的心态也就不必在“憎恨与谄媚”、“拒斥与迷恋”中纠结,而是在自主与理性中不卑不亢、审慎应对,并寻求理性的改革之途。那么,来自真诚的研习过程得到的知识和启示,怎么应该是“特殊”而需要“小心”的?又怎么可能是“无用”的呢?

                                                                                                                    2010-8-16初稿

                                                                                                                    2010-8-23改定

                                                                                                                    东湖畔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49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