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对乌坎事件与韩寒三论的延伸思考  

2011-12-29 22:21: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一个政治学从业者,我觉得今年的年底又是一个非常热闹的年底。单就媒体呈现出来的景象看,三件事值得在此一提。其一是乌坎事件,其二是韩寒的“政治三论”(《论革命》、《说民主》与《要自由》)及相关论争,其三便是金太阳猝死及其遗体告别仪式。

若把这三件事放在一起,则是别有一番心境。相比于朝鲜,当下的中国还是比较“自由”、“开放”和“理性”的(至少我们现在想像不出,哪一天某个领导人死了会有那么多民众或主动或被动地哭得死去活来),同时也充满了变革的各种欲求和希望。所以,活在当下中国至少没有那么糟糕、那么绝望。但若将乌坎事件中呈现的变革苗头与韩寒貌似少年老成的政论及相关论争放在一起,则又可以轻易地看到中国转型的复杂情势和言论界(广义的文人圈)的深度裂痕。底层民众尚在为最基本的利益和权利斗争,一些长于思考和表达的文人却已经站于一旁,淡定漠然,部分丧失了介入现实并改变现实的冲力,也部分丧失了与现有的权力体系并立相较的魄力和信心。否则,连韩寒这样潇洒的人怎么都还担心政府“一掐断互联网和手机讯号”网民首先反对的就是革命者!在当下这个年代,这也太高估了政府的胆量也太低估了普通人的智商与勇气了吧?

当然,相比于韩寒之前的社会言论,他这次的“政治三论”的确实现了一个突破。即直面政治中的重要问题,并体现着可贵的面对现实的理性精神,甚至有那么一点保守主义的味道。在某种意义上,韩寒在他的而立之年望“政治成熟”着实迈出了一大步。比如,作为一个连大学都没有(或幸好没有)上过的“80后”,能够说出诸如“中国式的领袖,绝对不会是你现在坐在电脑前能想象的那些温厚仁慈者。这样的一个领袖,八成独断专横自私狂妄狠毒又有煽动力……”,“研究该是什么样,不如想想应该怎么办。”“政治不是肮脏的,政治不是无趣的,政治不是危险的。危险的,无趣的,肮脏的政治都不是真正的政治。”诸如此类的话,的确有其过人的直觉和洞识。但这一步走得尚不够沉稳。看到了现实政治(包括人)的恶(或不理想),看到了芸芸众生和社会断面的某些真实倾向,进而对政治浪漫主义保持距离,这自然是政治成熟的某种表现。可问题在于,怎么能将革命的正当性彻底否定?在中国这样一个垄断性权力的国家,如果不是因为社会存在着革命的潜在压力,当政者变革的动力只能是日趋衰竭。现状难道还不明显吗?所以,从话语和道义上彻底否定革命,虽然理性,却不高明,也不适切。

而且,他的表达依然是他自己所冷嘲热讽的“文人”式的。他并没有将他的立论建立在科学准确的对现实的分析和判断上,发表出来的信息并非公共知识,而至多是他所看到并理解的“现实”,或者只是随感式的意见而已。比如,笼统地说中国人“一辈子都不团结不起来”这种话就非常靠不住。真的碰到事情,比如乌坎的村民为何就团结起来了呢?包括我所了解的一些致力于公民行动的知识分子群体,其中还是有基本的团结在的。再比如,说普通人压根不关心自由与公正,他们对自由的理解与知识分子的理解没有关系,对腐败完全是机会主义的态度——嘴上反对腐败又希望自己有腐败的机会,真的全是这样吗?这也太低看普通人的基本德性了吧!即使民众和文人之间在这些问题的看法上存在差异,但这种差异难道是不可沟通的吗?韩寒怎样得到这些结论的?他才接触了多少人?他才了解多少社会事实?中国民众现在已经相当分化,不是我们接触几个人(包括一些人)就能简单地推论和想象的。这都需要社会科学家扎扎实实的调查和研究——实际上在政治学界和社会学界都已经有不少关于公民政治价值观的抽样调查报告了,这些报告都显示,普通民众对民主、自由和公正的理解和需求都呈现出一定的差异性,但主体性的认同倾向还是存在的。再者,世上没有抽象和先验的国民性和素质,所谓的国民性和素质,一部分来自知识分子高高在上的偏见和建构,更大意义上也是现有社会建制和社会环境不断强化的结果,即使这样,它们还是充满着流动和变化的可能,毕竟人心如水,某些强大的个人心灵更是灼照辽远。从心理和行为模式上简单地推导出(全国性和地方性)革命(特别是和平政治转型)在中国搞不起来的前景,是一种宿命论的旁观和放弃。他忽视了政治精英在转型中的责任和自主性,以及精英与大众之间相互合作和影响的可能性,更忽视了历史发展的偶然性。至少精英之间若能搭建起民主框架,民众就可以搭上民主的便车,那么民众的所谓“素质”并非问题,同时也会在民主实践中逐步得到改善。而民众的利益型抗争,如果配合相关精英的介入和引导,也是有可能成为推动(部分)政治转型的契机的。

对中国政治(转型)的思考,现在非常需要的态度可能就是,明确总体性目标,但适度破除整体性思维和一揽子解决的热望。我一直认为,当代中国政治最紧要的问题是核心权力不能受到有效制约,改变这一状况的办法从社会角度看即是社会的再组织化。但这一目标的确难以一下子得到总体性解决,只能一步步地积累并等待,而社会的转型和网络技术的扩展正在制造着一些机会。韩寒在一定程度上是朝这个方向努力的,但他的言论中还是流露出悲观和消极情绪,虽然他说他“并不悲观”。中国这么大,这么复杂,这么不均衡,现在又是一个日益精密化的商业社会和信息社会,所以轻易做政治上的大动作的确需要谨慎,但并非所有实质性的动作都是必须直指全国性(体制)的大动作。同时,一点一滴的渐进努力也自有其独立的价值,不能因为其难以实现总体性目标就否定其价值。更重要的,强调渐进努力并不应建立在对中国民众所谓素质或心理倾向整体上“看透了”(何况你怎么保证你看透了?)的基础上。积极的渐进改革取向在于,就一个整体的中国而言,的确不能总是幻想一夜之间就实现成功飞跃,但现实中每一人群的努力和地方性事件却又实实在在地推动着当下政治某些方面的进步。就算有一些人群的所谓素质的确不着调,但毕竟有相对着调的人群,这些人群的努力,不管其暂时成功还是失败,其影响是大还是小,其意义都是不可抹杀的,都值得支持、鼓励和期待。同时,就算有一些人群不着调,那么他们对中国政治的进步又是否具有整体性的终极影响?如果没有这种影响,那么就不要基于对某些人群的简单判断推论整个政治变革的空间。还有,执政党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现在的执政党更加不是铁板一块,特别是党员干部和普通党员之间的区别何尝弱于普通官员与一般民众的区别?党员干部之间不也同样存在分歧和裂痕?这都构成了中国政治变动的可能性空间。其实,社会上若真是存在着有建树的努力,超越身份和地位的心理呼应或舆论声援还是可以想见的,在适当的时机,这完全可以演化成为团结的社会压力,只要有行动者坚持不懈地去努力。所以,单就某些人群的努力和地方的创新而言,包括执政党自身的某些空隙,都可以对中国政治的实质进步保有克制的期待。

同样,对乌坎事件的简单推论和浪漫主义想象也值得我们反思。就算乌坎事件中累积了一个可贵的基层民主成果,即官方(党组织)承认了农民自主成立的自治组织。但这并不代表这种作法在别的村庄就能够成功实践。那些偏远的村庄,没有土地征用和资源开发带来的利益上升空间,乌坎的作法其示范意义可能就没有那么大。所以,一些媒体从业者或专家学者对“乌坎经验”的提升,虽然包含了他们寻求从基层突破中国政治转型窄门的真诚诉求,其价值自不待言,但这种诉求毕竟包含了过度诠释的色彩,一样需要理性来锤炼。以中国之大,乌坎事件的舆论影响虽然是全国性,但作为民主创新的实验暂时也只能是地方性、局部性的。但只要是民主实验,即使是地方性的和局部性的,就是中国政治可贵的进步。并不是只有这种实验短期内推广到全国,全国都实行差不多的变革,它才具有政治变革的意义。我们为何不能敞开对地方政治和基层政治的思考空间,以多元的图景去展望其中的变革途径呢?我们为何不能适度克制一下自己思维中那种“大一统”的整体性呢?

归结到一点,既不能因为对所谓中国民众(包括其中的部分)有一个整体性想象,就对中国政治的整体趋向去乐观或去悲观;也不必非得将一个地方性的事件条件反射式地望全国推论或想象。中国当下和未来的政治进步,可能存在着超越我们每一个观察者有限眼界的空间性和可能性,应该对中国社会的复杂性和变革空间保持敬畏,并在每一个空间的每一个事件和每一个机会上将努力用尽。只有这样,才可以做到既不那么焦虑,也不那么漠然。每一天都能看到一定的进步,每一步争取都给人以塌实感和意义感。不管是韩寒讥讽的所谓文人的“键盘民主”和“书房革命”,民间知识者点滴的公民行动,还是底层工农的草根努力,最终都将汇集到中国政治进步的最终洪流中,只是他们之间的互相关系不是任何一方所能简单预测或框定的,其中更需要每一方面的适当争取。显然这不是一个单纯的学术问题,更不只是作作文章,这是实实在在的政治行动。既然是政治行动,不行动的文人们就没有必要表达太多自己的所谓高见了。

                                                                                              2011-12-29东湖畔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104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