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在通识教育中培养现代公民——政治学的贡献方式  

2011-03-22 11:58: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载:《新产经》(中国产经新闻社主办)2011年第1期。

通识教育(general education)的概念,源自欧洲的自由教育,其成型主要在美国。确切地讲,它是美国大学在社会发展中不断提高自身适应性的结果。通识教育作为大学教育的重要一环,有时也被称为“博雅教育”,它既可以指向一种高远的教育理想,也可以是一种务实的选修制度。特别是其追求的“全人教育”理想,则可以说是古典自由教育理想的延续。古希腊先哲亚里士多德最早提出“自由教育”(liberal education),实际上就是“自由人”的教育,而其中的“自由”,则意味着心智的解放。而在古希腊语境中,“自由人”其实就是城邦的公民,他们可以参与城邦的公共生活也即政治生活。从这个意义上讲,作为西方通识教育源头的自由教育,其核心要义不仅包括对心智自由的培养,也包括对公民心性的培养,因而具有政治性。

目前,各国高校虽无一套普适性的通识课程设置,但在一些基本的原则上还是存在共识。其一,通识教育是高等教育不可或缺的构成。为克服大学生单纯接受专业训练的不足和弊端,所有大学生都应该同时接受专业之外的通识教育。其二,通识教育的内容,是一种广泛、非专业、非功利的基本知识、技能和态度的教育。其三,通识教育的目标,旨在培养学生全面的人格素质,使他们成为积极参与社会生活并具有社会责任感的公民。这三个原则,前面两个原则相对容易实践,但第三个原则,各国的具体作法可能存在差别。对不同类型的国家而言,其所理解的公民内涵,试图塑造的大学生人格,以及事实上塑造出来的大学生人格,可能是迥异的。特别是,如果仅仅从笼统的社会维度上看待公民责任的培养,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淡化了政治维度的紧要位置。也就是说,对现代国家中的大学教育(包括通识教育)的分析,不能脱离现代政治的基本框架。

在西方的人文教育史和美国的通识教育史上,同样存在通识教育的诸多理念之争。但经过研究可以发现,在通识教育方面非常成熟的美国和部分欧洲国家,即使是他们所强调的“人文经典”,实际上也都包含了诸多社会科学的经典,尤其是部分政治学的经典著作。如美国部分顶尖大学的通识教育,就要求学生研读诸如霍布斯的《利维坦》之类的著作,因为这些著作关涉到西方现代政治的根基性理念和基础性制度。更不用说在必修的社会科学门类中涵盖的诸多政治学课程了。可见,西方的通识教育是将内涵于西方文明和政治实践的政治学观念囊括其中的,其中蕴藏着现代公民和现代政治的基本价值取向,并与通识教育的其他目标有机整合在一起。

在我们国家,人们先是习惯将通识教育界定为“文化素质教育”,强调它是一种广泛、非专业、非功利的基本知识、技能和态度的培养,与专业教育一起构成高等教育。后来,在高教领域中人们才逐渐采用了“通识教育”的说法。我们同样也会强调,通识教育不仅仅意味着科学、人文、艺术等全面素质的教育,也旨在培养积极参与社会生活、具有社会责任感、全面发展的社会人和公民。我国的通识教育,起初主要是由理工科大学推动的。教育部于1995年开始推动“文化素质教育”,并在1999年建立了最初的32个文化素质教育基地,推行的主要有华中科技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和中南大学等高校。2000年之后,众多高校将“通识教育”概念引入教学计划。目前,我国的综合性大学,特别是一流的综合性大学大都非常重视本科阶段的通识教育。但直到今天,各高校不仅在通识教育的理念上存在模糊或分歧,而且在具体的课程设置和教育实践上都难以让人满意。坦白地讲,我国高校的通识教育仍然处在起步和摸索的初级阶段。

这主要体现在,是强调本国传统经典的阅读,从而确立中国文化的自主性,还是强调世界经典(特别是西方经典)的阅读,从而确立开阔的普适胸怀和现代价值;是强调单纯的人文经典的阅读,从而培养学生的人文情怀和审美情趣,还是强调人文学科、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各类知识的全面博通教育;是强调以培养基础扎实、发展潜力好的领袖级人才之类的社会“精英”为目标,还是以普遍培养现代公民为主要目标。

实际上,我国大学通识教育的理念,往往受启发于美国的通识教育理念,相关的争论大都可以找到美国不同时期不同大学模式的影响,其中缺少我们独立自主的原创理念和总体性规划。因此,围绕我国大学通识教育理念和具体作法的诸多争论是值得深入反思的。比如,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强调,也不能忽略中国传统文化的政治品格,更不能忽视其道德主义倾向与中国现代政治追求之间的某种内在紧张。而对世界经典的研读,也不能因其源自西方的“出身”而忽视其中内涵的普遍性现代政治精神。又如,单纯强调人文素养的培养,可能忽略了现代社会中政治生活的巨大影响,而公民理性思考政治、参与政治不仅仅是一个人文素养的问题,它还需要相应的公共精神和公民技能,而政治是每一个公民都需要面对的。再如,过于强调通识教育的“精英”色彩,可能忽视了其中内涵的不平等精神,特别是它难以应对目前中国高校学生规模庞大的现实——一个教育已经实现大众化的国家,自然要考虑某些拔尖人才的培养,但更具基础性的可能还是现代公民的培养。从某种意义上讲,将高校中的所有大学生至少都培养成合格的公民,便是大学对社会和国家最为重要的贡献之一。

总而言之,对通识教育的反思不能脱离中国当下的政治现实,尤其不能脱离中国追求现代政治却远未实现现代政治的时代处境。现代语境下的大学教育,不仅意味着培养学生的专业能力,更重要的是培养学生成为兼具人文素养和公民精神的现代国民。而在当前语境下,我国大学的通识教育,从本质上讲,首先意味着培养完整的和高素质的现代国民。因此,政治学的理念、内容和思维方式应当被充分考虑到。不论是政治学经典著作研读,抑或是现代政治和当代中国政治的基本常识,对当前我国大学生的培养都是不可或缺的。但在现有的讨论中,政治学学者没有能够在这个问题上作出自己独到的回答,政治学为通识教育的贡献程度和贡献方式,以及通识教育中政治学学科的改革空间等问题,也都显得比较缺失,要么就态度暧昧、面目模糊。只有立足于培养现代公民的教育目标,才能明确下一步的通识教育改革方向,并提升政治学在其中的实体性贡献。

我国大学通行的公共政治课,本来应该是培养现代公民的主要空间,但在现有的诸多框架下,终因其过于先导的意识形态色彩和说教倾向,而在教育效果上存在重大局限。因此,政治学类的通识教育,以学术探索和自由讨论的课堂形式,培养大学生的公民精神便成为可取的一条路径,也更容易得到学生的认可。实际上,在我所了解的部分综合性高校,于通识教育中培养现代公民的诉求,主要就是由政治学类的相关课程承担的。

当然,也会有人认为,我国的大学缺乏自由教育根基,通识教育因此难以贯彻。但正因为自由教育是培养现代公民的必要前提,自由教育的根基缺乏正成为加强自由教育的理由。而在培养自由品格的问题上,除了开阔的文化视野,对知识的自由探索,在现代语境下,人的自由不仅意味着心灵的自由,更意味着在外部世界特别是政治世界的行动自由和责任担当。而这其中的理性能力和言行习惯,都可以预先在高质量的政治学类通识课程中得到初步训练。

考虑到我国高校的处境和教育现状,可以设想如下几种途径,让政治学在培养现代公民的通识教育中发挥更加积极而有效的作用。

途径之一是,压缩现有的公共必修课的学时,增加政治学类的通识课程。但这一点短期内难以实现。部分人在讨论高校的通识教育时,把两课、体育、外语、计算机、军事理论与军训等公共必修课也纳入通识教育课程范畴。在2007年中宣部、教育部联合发布的《关于普通高等学校“两课”课程设置的规定及其实施工作的意见》中,规定本科“两课”总课时达到285(理科)和355(文科),加上体育、军事理论和军训、外语、计算机等必修课,换算成学分在40左右,如此庞大且高校无法自主调整的几组课程占据了本科总课程的35%以上。这就使得高校自主设计的通识课程空间相当有限。

途径之二是,不改变现有的政治类公共必修课存量,而让相关授课教师接受系统而深入的政治学专业训练,或者让受过现代政治学训练的学者参与到这类课程的教学中,从而实现所谓思想政治课与通识课的互动和结合,也进而提升“两课”的现代政治常识普及功能和培养现代公民的职能。这一途径只要通过适当的努力就可以部分实现。

途径之三就是,在公共必修课之外的严格意义上的通识教育中,加大政治学类课程的比重,并提升相应的教学质量。目前,我国高校的政治学类通识课程一般都归入社会科学板块,这种划分比较合理。但通过对国内部分重点高校通识课设置的统计,会发现其中政治学类课程的比重偏低,远低于美国著名的哈佛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甚至也大大低于香港中文大学和台湾大学。这与我们这样一个政治大国的身份是不匹配的。此种欠缺,一方面可以通过其他门类通识课程(如人文经典研读)或社会科学类其他通识课程(如法学、社会学和教育学相关课程)得到弥补,但更重要的是强化政治学类通识课的独立贡献。比如,复旦大学就将《政治学原理》作为大学通识课。这种努力是值得称道的。

                                                                                                2010-12-22东湖畔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42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