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文人相轻的正功能  

2011-05-10 15:31: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人相轻是正常的,古今中外都差不多。

相对而言,社会科学学者比自然科学学者更容易“相轻”,而人文学者比社会科学学者更容易“相轻”,而那些纯粹的作家、诗人和艺术家之类的,则比人文学者还容易相轻。

也即,专业的确定性范畴越少,确定性越低的文人之间,越容易相轻。

之前,对文人相轻多持批判态度,而批判的对象多为传统意义上的狭义文人,或者稍宽一点的所谓“知识分子”——他们往往是人文学者。

不管对于传统意义上的狭义文人,或者人文学者,相轻都是正常的。因为这些领域太缺乏标准。

对于某些名利收获太多,即使其学问或水平不差,也容易被那些名利收获较少的同行相轻。同行是冤家,其中的道理在于,大家都是同行,太知根知底了,对于从事的专业熟悉,对于相关人等也熟悉,你那点墨水大家都清楚,你凭什么那么冒?某些甘坐冷板凳,潜心致学的人,对那些名利场上的得意之人,通常就会“不屑”或“批判”,这种相轻是克服学界浮躁的机制之一。

不管是出于嫉妒,还是出于不认同,相轻至少说明文人不轻易服人。要想使别的文人心服口服,是要一点真本事的,这未尝不是好事。相轻别人,要么有资本自信,要么发奋图强以证明自己,最终不仅有利于文化生态的多元化,更有利于文化本身的质量提升和更新换代。

对于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而言,相关学者的相轻更为重要。只要不是毫无来由的偏执狂。社会科学本身无确定的真理,只有相对具有解释力的说法。不轻易佩服他人(特别是同行),只佩服大师(要么是长者,要么已然作古),可以立志高远。有他人相轻,也可使自己知道自己理论的边界,要么完善,要么谨慎,危言行逊。

对于自然科学来说,相轻往往是科学革命的契机。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相轻都会产生科学革命。但科学革命的确需要轻前人和轻他人的格局。如果你认为自然科学的演进也不过是范式的更新,那么自然科学学者之间的“相轻”一样是科学进步的前提。

一句话,就文人共同体的团结而言,文人相轻的确是值得批判的。但这种批判主要具有道德意义。若从文化多元性和科学进步上看,文人相轻不仅是正常的,更具有多方面的正功能。

                                                                                                                   东湖畔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