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第一届中国政治社会学讲习班”让人印象深刻  

2011-07-31 21:38: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针对年轻的大学教师或学者,国内有各种形式的培训班。培训班的称呼不一,如讲习班、研讨班、研习营或(高级)研修班。有教育部主办的,有国内大学院系主办的,也有国外大学和国内大学合办的;有纯粹国内学者主讲的,也有海内外学者联合主讲的。但至今为止,感觉在学术上真正有所获益的,除了杜克大学牛铭实先生张罗的政治学方法研习营,就是这次的“第一届政治社会学讲习班”(北京,7月18日至20日)。

我初步总结了一下,教育部主办的一些所谓的专业研修班,往往与推销教材(特别是高等教育出版社的教材)有关,顺带让一些所谓的专业大佬讲讲课——一般都能让人昏昏欲睡,也给相关从业者创造一些认识和“交流”的机会。这类培训班官办色彩浓厚,隐含强制性,各大学一般都会派人参加。

国内大学院系主办的一些研讨班,质量相差悬殊,有学员精选,学术性强,讨论深入的,如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邓正来先生操持的研讨班;但更多地是找一个平台,请一些专业里的著名学者讲讲课,为相关专业的从业者提供认识和交流的机会,通常还会顺带旅旅游。这类培训班因为没有强制性,参加的人员规模及其水准,取决于主办方特别是其学术牵头人的学界号召力,以及他们能够延请到的主讲人的学术水平。做得好的,也可以很热烈,并具有学术价值,隐性口碑更是不可小视;但作得不好的,只会流于表面,甚至冷冷清清收场。

相比之下,国外大学(及国外学者)介入的培训班的确更接近于事业。如杜克大学的政治学方法研习营,其目标就是推动中国政治学研究的方法革命,使年轻学者习得规范的研究套路。这个培训班已举办多年,每年一次,参与人员众多。主讲人是真正受过严格的实证主义训练的(境外)学者,他们的敬业精神更是少见。因为培训班的品牌效应,合作的国内大学也能拿出一定资金支持,学员基本上是免费听课。但也因参加者众多,只能以讲为主,讨论不够充分。

这次政治社会学讲习班,就由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和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合办,学术性贯穿了始终。规模适中,奖学金学员人数非常有限,加上志愿前来参加的,规模也不算大。安排的提问和互动时间都比较充裕,这是我参加的其他培训班所没有的。主讲的有境外(主要是美国)的学者,也有境内的学者。但主题集中,围绕社会运动与集体行动展开,理论和现实的种种问题基本上都涉及到了,是真正的规范研究的集中展示。学者的讲授,特别是美国某些学者的讲授,让人领会到合格的研究和研究者到底是什么样的。这比那些请一些所谓的“大牛”来发表一通高论的培训班更有意义。

印象比较深的有几点,值得在此记下:

每位主讲人,特别是境外学者,都显示出他们对相关问题的文献和信息的充分掌握,特别是在对事实的掌握方面,达到细致入微的程度;面对提问,他们都能够从容回应,你若没有对那个领域的相当了解,甚至没有信心能够提出有价值的问题。学者本就应是某领域某问题的专家,否则学者首先是不合格的。

提问的多为三十岁左右的年轻学者,包括部分在校研究生。他们关注的问题,发问的方式,表达中显示的知识面、阅读量和思维倾向,均已表明学术界的代际革命正在悄然发生。实证主义的规范社会科学路数,正在征服越来越多的政治学和社会学后继者。年轻学者对国内的老派作法早已不大认同,对国外的研究表示出更多的认同,学习、模仿和追赶的愿望明显。

赵鼎新先生的告诫尤如当头一棒:要逼迫自己努力写一篇真正的好文章,然后就再也写不出差文章。

有一篇好论文,就可以称其为学者。而赵先生所讲的好论文,应是规范的社会科学研究论文,是在既有学术脉络上有所推进的论文。

冯仕政老师的看法也颇有道理。土学问和洋学问都没关系,重要的是把问题讲清楚。

把问题讲清楚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并不容易。没有艰苦深入的调查和文献阅读,没有专业的训练,没有反复的思考和追问,都不可能做到。除非极少数的天才。国外学者的社会科学作品为什么让人佩服,就在于他们的分析讲事实,讲逻辑,有理路。他们回答的往往是一个小问题,但他们的研究过程和分析过程却总是让你无话可说。

重要的不是你有多高明,多聪明——当下这个世界有谁不认为自己也很聪明呢!重要的是你研究了什么,搞清楚了什么事情,发现了什么问题。在某种意义上讲,学术自然要有理念和关怀,但学术也是一个活计,只有先把活做好了,才有底气再谈其他。作为学者,时时有这种警觉也很重要。

                                                                                           2011-7-22东湖畔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9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