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职业伦理与现实之恶(近日札记之一)  

2011-09-30 23:01: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政治学这么多年,我发现自己变化了不少。

其中一点就是,在分析现实之恶时,我不再那么容易愤怒(而我以前特别是在大学时代绝对是个偏激的“愤青”),甚至习惯了控制一些愤怒的情绪,或者至多用调侃的方式来面对心底其实非常反感的人和物。

对此我也有一个理由,那就是职业伦理。作为学者,天职是研究问题,将问题本身讲清楚,而不是倡导某种取向;作为大学教师,天职是讲学术,激发学生思考问题,而不是表达教师个人的政治意见,或者影响学生的政治态度。

但问题并没有这样简单。我骨子里其实是个反权威主义者,不合作者,怀疑主义者,局外人,甚至有那么一点虚无主义。既然是骨子里的东西,就不那么容易压抑或伪装。而我从事的教育职业和中国社会现实的复杂性,又都使我不可能尽情表现自己的内心。这就使问题变得复杂。

比如,关于当代中国政治制度,我自然知道它的问题在什么地方,但作为一个研究者,不能只讲问题,而是要把这个制度的真面目和逻辑讲出来,不管你内心认不认同。这就需要克制你的价值立场和情感偏好。老实说,我很难做得好。我发现自己还是一不留神就表达了个人的好恶,但又不能完全地表达自己的好恶。而中国现实中的诸多之恶,更是不时让自己愤怒,但一想到自己毕竟是作研究的和作老师的,不能那么容易受感染,而中国社会现实的复杂性更是让我明白单纯地愤怒根本无济于事,于是逐渐选择远距离地审视现实之恶。审视得久了,也就平静,也就淡然,甚至多少有些冷漠。这种冷漠可能是不少作社会科学研究的人的通病,说得好听是“理性”,说得不好听就是职业让人异化——自己成为现有社会体制的一部分。而这又多少有些违背政治学的目标——公共责任和参与精神。

结果是,每年上课都会收到一些学生的来信,而有些来信的内容总是让我难以回答。面对这些来信,我仿佛看到了年少轻狂时的自己,而这一点更让我对自己不能很好地回答他们而感到愧疚。百无一用是书生。学者和教师作为职业,毕竟主要是导向知识与学术的,而不是直接导向现实行动的。但对某些学生来说,好像只有实践(或具体的办法与出路)才能抗衡他们内心的那种焦虑感,他们毕竟年轻气盛,他们总不免过于急切。

这些信总有一个大致的指向,那就是现实中有如此多的丑恶,我们到底能做些什么?难道仅仅停留于坐而论道,对它们熟视无睹?有些学生甚至因此而焦虑不安,他们接受了现代政治的一些价值,比如自由,民主,宪政和法治。对于这些理念,他们或许还没有全面深入的理解,但比照中国的现实,那种巨大的鸿沟已足以让他们深感个人的无力,甚至看不到近期改进的希望。信的最后,他们一般都会说,希望老师能指点迷津,我们到底能作些什么。

我该怎么回答呢?

我自己就是一个焦虑和无奈的人,只不过因为职业或专业而能将道理适当说得清楚一些,而表面上又显得比较平静而已。

从职业伦理上要求,我一般都会首先跟他们说,现实中的种种之恶,我们要关注要思考,但大学生主要是能更深刻地认识这些问题,这就需要更好的掌握相关理论。也就是说,我想让他们与现实之恶保持一定的心理距离,不要那么容易地被现实之恶影响。

但这样的意见,实际上在某种程度就是让他们像我们一样成为旁观者。而这并不是我的初衷。于是我又接着讲道理,社会现实之恶不仅无边,而且复杂,不是我们单个人良好的愿望所能改变的,而相对可行的就是改变你自己。所以,先成就你自己是最重要的。而要成就你自己,就需要你在大学这个阶段把基本功打扎实,以后自己才有机会也有能力作一些事情,承担一些责任去减少现实之恶。

道理虽然好讲,但并不能就此消解他们内心的焦虑。毕竟,人年轻的时候会因为单纯的理念而不满现实,让他们埋头苦学也不能改变他们对现实剑拔孥张的心理态势。

而我又何尝真的忍心他们过早地失去剑拔孥张的激情呢?

或者,在年轻的他们面前,我们这些局限于学院和书斋中的老师,是不是显得不够勇敢,不够担当?

我最终发现,我并不能给他们提供什么有效建议。

                                                                                               东湖畔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58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