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蒋海松:“大学已死,有事烧纸”(转载)  

2013-03-08 11:44: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偶然去单位(因为三六九等的大学分给我们的办公室太逼仄,如同囚室的小隔间,一年到头几乎不去)遇见诸多老师群情激奋议论纷纷。原来是对前夜通过的年终福利的抗议。据一些老师透露,单位拟出台一个极为荒谬的分配方案,引得几乎沸反盈天,人人骂街。一群老师涌入领导办公室,一向清高的老师们斯文扫地,七嘴八舌说上一通,最终也于事无补。分赃不均之外,我更忧心的是,这些考核背后所透露体制的专横、校方的功利、人性的自私让我这个新老师几乎信心尽失,寒心至极。

数落起来,这次分配和考核约有如下几宗罪:

其一,杀贫济富。

打着重视科研之名,不重视教学和保护弱势教师。一些大牛年终所分是另一些一线教师的十几倍(而不仅是几倍),而很多一线教师甚至还大大低于不教课的行政人员平均值。最垫底的当是我这样的年轻苦逼族。(虽然我因侥幸中了两项课题,还不算最惨,在最苦逼的新老师这一群中,差点还算成了既得利益者了。熟悉我者,当知松爷性情,今日开炮,绝非仅因本人。)因为大牛们在课题、科研奖等方面已占尽优势,赚足油水,年终分配本来应该以公平为主旨、侧重保护弱势,这次反而倒过来杀贫济富、拉大两极分化。如果一个老师手上没有所谓的课题和所谓核心期刊(而这些东西是怎样才能到手,相信任何一个对国内学术生态有基本感触的人都知道),他一年所教的所有课加起来在分配利益时,还不如别人发表的一篇论文甚至半篇论文,要是国外的论文分值更是国内的十倍,偏轻偏重,荒唐滑稽而让人震惊。可以侧重科研,但不能过分。

其二,漠视教学。

在这种体制下,谁会去重视教学呢?大学是用来干吗的?如果只会炮制垃圾论文而在课堂上只会照本宣科,这种老师对学生又有何意义?而那些大牛们本身很少上课,就算排在课表上,往往也只教开头第一两节,剩下的全是屌丝们被逼卖命。而课时费低廉得没人相信,大概是一节课三十多块,甚至不如一个做家教的高中生。大牛们不上课反而可以腾出时间来折腾所谓的科研和关系,那些一年到头课多受累的老师反而饿死沙滩上。

上次中途结课时,有大一的学生站起来说,“松爷不教我们了,突然感觉我们就像毕业了,好伤感。”我除了满足了一下虚荣心之外更多是感到悲哀。我直言道,当我听说这评价时,感到深深的悲哀。现在大学究竟怎么了,连一个刚出道而且并不用心、因散漫迟到、放炮惹事等罪名被约谈被警告的青涩老师都获得了这样的评价,这个体制饲养出来的其他合格的大师们呢?

其三,程序不公。

这个涉及老师切身利益的分配方案根本没有征求所有老师的意见。很多老师在场说,类似情况连续多年,怎么出台,无人知道。素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是今年尤甚,已至忍无可忍。据说,前晚投票时确实发生了极为激烈的争执,争论之烈,居然会期延长了三个小时,投票大员们还没达成分赃协议,究竟侧重公平还是杀贫济富,难以定案。据说某少数开明领导和参会的肖教授倡议公平,但最终在投票时处于绝对少数。某长者为了抗议,宣布放弃按照此方案本来可以分给他的资源。但其他投票者清一色都赞成杀贫济富,是否因为受自身利益束缚,实在是大可怀疑之事。如果因此,他们在课堂上该如何教育那些还在梦想着法治精神的学生呢?更多的普通教师对涉及自己切身利益的事情,连知情权都没有。如果我不是因为今天偶尔去办公室改试卷赶上这场景,我亦一无所知。

 据说各院系方案不尽相同,另外很多院如计通院、马院都选择了保护大多数利益的公平方案,年终福利绝大部分直接分摊给所有老师,再拿出少部分来搞优胜劣汰,以兼顾公平和效率。很多院的老师都参与了集体讨论。而这个天天号称教人公平正义的学院,如此专横第再一次露出自己的本相。

 其四,漠视公益。

 虽然年终考核有所谓公益一栏,但究竟何为公益,标准全由大员们掌控。我亲耳听见一个老师骂街,说他辛辛苦苦承担的某项公益事情,在考核时根本不算,而在让人卖命跑腿时怎么又是另一幅嘴脸呢?大员们多只挑选对本人课题、本人学科有利的事才算做公益。我算个热心人,公益担当也算辛苦,感谢大人们慈悲还给我算了些公益分,但体制所承认的公益其实是我干的那些事中最无意义的,真有意义的事根本不会算上,甚至被当成罪过。当然对此我本无所求,只要快意适性而且对学生有所助益,足以告慰。

  其五,偏轻偏重。

  学校越来越加重所谓考核,如同之前的教学评估,填无数毫无用处的表格,搞什么鬼网上课堂,做很多无人光顾的网页,纯属折腾老师,浪费时间。苛求教师,却放纵官僚和行政。前几天网上热传湖大教师监考用手机被通报批评,我虽然认可监考使用手机并不妥当(但无聊的监考要是不偶尔玩下手机,几乎需要老僧入定的定力),但愤慨奇葩管理者修理起老师们才有这般狠劲,学校管理部门那些官僚德性,上班看看报纸消磨时光,玩玩游戏,办事拖沓,对学生恶声恶气,敷衍塞责,怎么就没见你们管管自己?老师上课要是迟到一次,一年到头所有辛苦会全部歇菜。但行政人员天天上班,那些官僚几乎天天迟到,谁去考核过他们?

我今年因偶尔迟到两次而惹下无尽麻烦。许多院领导都受上级指示来约谈、批评或者安慰我,烦死我了,并且因此撤销了许多对我的体制性虚荣。当然松爷本也不需要。(而这两次其实都因所谓公益,一次是某位校领导硬拉要我给校园文化提意见,我当他面抨击了一番,他却反过来吹捧我,我打断他吹捧扬长而去,但还是迟到了。另一次是因为我编印宪政会议论文集,之前连续几个通宵,时间太急,任务太重,从打印店跑到教室迟到了。)我最近才知道,本来我已被定为严重教学事故,考核为不合格,因为处罚太重,很多领导帮我苦苦哀求才得以网开一面,搞了个通报批评下不为例。否则我今年所有课白上,所有课题全都白做了,所有绩效工资全扣为零,那得借路费回家了,呵呵。说句狂一点的话,松爷虽然偶尔迟到,但我花在学生身上,带学生搞义务读书会、课后教他们的时间我自信不比此院任何一个老师少。但是学校除了考核是否迟到之外,有没有办法来点实质点的?

  其六,政治打压。

  这是最无耻专横的。因为本院今年组织一位自由派学者演讲受到上方强烈弹压,校方拟将本院考核定位不合格,这样本院会损失几十万的福利,每个教师利益都平均受损。迎请一个推动宪政、功在天下的真正学者讲学何罪之有?就算不容于这个保守体制,但与其他老师何干?何必牵连他们的切身利益?据说最终在多方努力争取下,上方流了点鳄鱼的眼泪让本院考核过关,但从之前的排名前三掉到谷底。我因热心倡议此事并积极宣传也被视为罪人,各级领导来询问、约谈、删帖或者安慰的电话都打爆了。一时之间,很多同事见我就开玩笑因你每个人年终奖大大缩水。我也自觉,上愧对领导,中牵连同事,下惊吓学生,因此愧疚不已。后来我又因网上抨击某省级官僚机构强行要求在校学生开微博粉它们官方微博的无耻行径,再次享受校方约谈删帖的待遇。可喜的是,今天见院长道歉此事,他说“你不必有丝毫内疚,你和同学们毫无过错。错的不是你们,是那些僵化的体制。你以前怎么做以后还是怎么做,大不了我们都换个地方!”我知道这位让我敬仰的长者为了保护我和其他学生遭受的无端压力和委屈,看着他苍老的白发,我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两年前,我被所谓的大学精神所迷惑,选择了从教,又因被所谓千年学府的虚荣所蛊惑,选择了寄身此地。那时怀着憧憬,带着希冀,许下从教宣言《爱一切可爱之物,爱一切应爱之事》。两年后,所谓的大学开始露出它鲜廉寡耻、节操尽碎的本来面目,我真有了一些想放弃想离开的想法,当然,天下乌鸦一般黑,其他地方未必比这更好。路还很长,骂够了,还得走路,为了当初的梦想,为了那些可爱的学生。这是我唯一坚持的理由。

重转当时的誓言安慰自己,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愿所有跟我一样的屌丝教师,看尽寒冬,寻得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4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