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接着《政治文化的谱系》去反思政治学研究  

2014-01-22 12:15: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暑假,在写作农民政治心理的书稿时,我曾专门梳理与此主题相关的国内外文献。其中一部分涉及政治文化的理论及相关研究。有一个印象,国内政治文化的学术研究,所依据的基本上都是阿尔蒙德(加上维巴、派伊、英格尔斯和英格尔哈特)的相关理论。除了行为主义的政治科学路数,国内政治学界的政治文化研究者似乎很少采用其他的范式,至多会在理论回顾中简单带过。

实际上,这是对国外学术资源的一种窄化眼光,也是美国政治科学对国内政治学独霸影响的结果。显然,政治文化的学术研究,美国的行为主义仅仅是理论路径之一,而且是比较晚近的一种。除此之外,政治文化研究中更为深刻和博奥的理论,还有法国的社会学路径和德国的文化哲学路径。而我们对于欧陆的学术引介和运用是远远不够的,很多人认为他们的路径“太理论”,“不够科学”——这可能也是中了狭隘科学主义的招。

我记得有一次看徐贲先生的一本论文集,其中一篇就提到布林特对政治文化研究的总结和反思。而正是这位布林特,旗帜鲜明地讲到政治文化研究的上述三个传统。这三个传统在学术研究上各有所长,也各有局限,彼此构成批判的参照。让人欣喜的是,布林特的这本经典之作的中文译本,已经在大陆出版([美]迈克尔 布林特:《政治文化的谱系》,卢春龙、袁倩 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这将为国内政治文化实证研究者提供反思的机会,放宽来讲,也将为中国政治学的研究提供反思的机会。

在政治文化研究版图上,法国的社会学路径,从孟德斯鸠到托克维尔,他们的作品很少有什么数据或图表(虽然涂尔干的《自杀论》用了不少数据图表,但他的这种研究取向显然是在法国社会学传统的基础上向现代“社会科学”的突进),却随处可见那种百科全书式的睿智洞察。他们的长处是博大精深和富有解释力。德国的文化哲学传统,从康德到马克思再到韦伯,同样也少见数据和图表(马克思运用相关数据说话的《资本论》更多地是[政治]经济学作品),但你不得不佩服他们的深刻和思想力。只有美国的政治文化实证研究,才往往靠规范而科学的研究过程,通过模型、数据和图表说话。在行为主义的研究路数下,学者往往不需要什么天才或伟大思想,而只要通过常规的学科训练和研究实践,就可以作出一些成绩即“知识贡献”。

当下国内从事政治科学研究的学者,往往在量化一途上拼命追赶,却一直没有追上美国分析技术上的日新月异,焦虑感和挫折感由此在众多年轻学者身上蔓延。包括量化在内的方法是得学,会这些方法当然也是好事。没有科学和规范的方法,作为一个现代社会科学的从业者,好像连对话的前提都没有。但是,不得不看到,我们对“方法”的理解是不是太狭隘了?我们是不是太拘泥于美国主流政治科学的路数了?——虽然,我们也知道美国政治科学的路数不仅仅是定量研究,它还包括定性研究法、比较历史社会学路数等等。

如果方法只限于研究技术和分析技术层面,那么只要善于学习,终究可以学得会。国内政治学者在此方面尤显薄弱,也的确需要好好加强。问题是,还有中层的方法,高层的方法论,和更高层的思想方式和理解范式。如果方法论、思想方式和理解方式本来就是多样的,甚至是彼此之间有所冲突,那么仅仅靠高精尖的研究技术和分析技术的常规训练,就能够呈现事实或“抵达真理”吗?或者,研究技术和分析技术在呈现事实和“抵达真理”的问题上,到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从国内土鳖政治学者学术训练和阅读积累来看,他们可能更善于法国传统社会学的路子,或者德国文化哲学的路子,特别是德国文化哲学的路子。如果依这两个路子能作出有思想有洞见的作品,其实也未必要有因缺少定量方法而产生的学术自卑。进而言之,有了法国社会学和德国文化哲学的积累,若能再学点美国科学主义的方法,可能比只能娴熟运用新潮分析技术的定量高手更有学术想象力,也更有学术发展的后劲。当然,不管哪种路数,你作出的东西最终要像个样子。而只要能把事情和道理讲地道、讲透彻,这样的研究就可以是好研究,而不必管他依循的是什么路数。要知道,人类几千年的知识探索和写作,原本也就是为了把事情说清楚,把道理写出来让人看,并没有那么多死板的条条框框;至于作为现代工业社会之一环的现代知识大生产,也仅仅是最近几百年的事。我们现在的社会科学作品自然是越来越规范,越来越严密,但谁能说它们是好看的,或者比启蒙时代和启蒙时代之前的作品更深刻、更高明?

没有最好的方法,只有适当的方法和自己运用得好的方法,而方法包括方法论是多元的,不应彼此轻视。

没有深刻的方法,只有深刻的思想。方法积累知识,思想却产生恒久的力量,更关涉人的主体性,不管他是研究者还是读者。

而现代学术的日益专业化和精密化,让学者越来越不愿迷恋于所谓思想,因为美式的“科学研究”足已够你忙活一辈子。

还是得想一下:从事现代学术工作是一回事,本原意义上的探索和思考也可能或可以是另外一回事。

 

                                                                                      2014-1-21东湖畔面壁斋

  评论这张
 
阅读(39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