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就干部‘走读’之风答《财政监督》杂志“  

2014-11-15 00:3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背景材料:                      

    据媒体报道,近日,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收官之际,共有6484名“走读干部”在专项整治中被查处,这是中央首次大规模集中处理这一长期遭诟病的干部作风问题。具体各省的情况,据相关记者梳理发现,黑龙江省排查出“走读”乡镇干部4726人,整改2350人。四川查处1746人,湖北查处1180人,河南查处513人,青海查处190人,江苏查处162人,广东查处136人,浙江查处84人,海南查处60人,北京、上海、甘肃、云南等地没有提及“走读干部”问题。此外,舆论还关注到“干部走读”的以下现象:

据报道,某县县长家住省城,最短时一周只有两天在县城,他以“跑项目”、“争取资金”等各种借口留在省城,县里工作人员时常只能提着文件袋送至省城给他审批。

吉林省公主岭市秦家屯镇原党委书记、镇长崔连海,因腐败问题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经查,崔连海是典型的“走读干部”,办案人员计算,在262天时间里,崔连海的专车报销汽油票150张,金额合计7.269万元,算上节假日,平均每天“花费”汽油费约278元。

我国西部一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的纪检干部透露,当前领导干部“走读”现象在一些地方很普遍。这名纪检干部说,当地全县共有13个乡镇,其中一个较偏远乡镇距离县城大约70多公里,开车1个多小时即可到达,由于家人在县城,该乡的领导住在县城,他们开着公车上下班。一到晚上,整个乡政府一片漆黑,群众很难找到乡领导。某天晚上,乡党委书记和乡长都回到县城,森林发生大火,村民报警后来找乡领导,却找不到人,县领导想了解火灾情况,打电话才知道乡长在县城。尽管最终火灾被扑灭,但这一事件在当地造成很恶劣影响。

……

所谓“走读干部”,是指基层干部家不在工作所在地,因而常常往家跑,出现迟到早退、擅离职守、脱离群众甚至腐败等问题的公务人员。“干部像候鸟,频往家里跑;白天寻不见,晚上影难找;办事得赶早,晚了就白跑”这一流传甚广的顺口溜即是群众对基层干部“走读”现象的生动描述。根据专项整治查处结果,干部“走读”问题在我国乡镇地区比较突出,在广大农村地区查出来的数量较多。对中央首次大规模集中处理这一长期遭诟病的干部作风问题应作何评价?干部“走读”现象又是因何而生?如何杜绝干部“走读”?本期监督沙龙关注此次专项整治干部“走读”问题,就这一老问题的新解决之道作相关探讨。

 

    1如何看待干部“走读”之风?此次整治干部“走读”,反映了中央反四风不仅剑指吃喝奢靡等“明疾”,还深入党员干部工作态度、考核考勤等“慵懒散奢贪”的“暗疾”。对此次中央首次集中处理该问题、查处6484名“走读干部”您又怎么看?

    刘伟:干部“走读”之风的蔓延已经有相当时间了,这容易给当地民众一种极其 坏的印象,即干部和他们根本不是一路人,干部的心思也并不能真正安定在当地:干部好像是从别处过来的,总是想着望上面家里跑,并不能和当地群众真正在一起,“走读”不利于干部密切联系群众。“走读”也不利于党政班子的规范运转,特别是难以应对突发事件。同时,“走读”还容易引发腐败和暗箱操作,因为党政班子的集体监督容易被领导个人的运作虚化。此次中央查处该问题值得肯定,是密切干群关系的及时举措。但其中暴露出的“走读”现象之严重,也表明我们需要制定相应的制度和政策来解决这一问题了。

 

    2“走读”歪风不仅败坏了干群关系,更使基层治理空洞化,对于背景材料中提及的干部“走读”具体现象及其潜在影响您作何分析?

    刘伟:干部“走读”在不同层次政府的影响可能不一样。因为不同层级政府所在地之间的距离不一样,交通便利性也不太一样。理想的形式当然是干部的家就在工作地,这样他们就可以安心工作。但有些干部是从上面派下来的,他们的家本来就在上面,这样的干部如果交通便利,“走读”的危害也没有那么大,只要不耽误正常的工作。但是在基层的乡镇,特别是那些比较偏远的乡镇,干部“走读”的负面影响就非常大。因为基层政权是直接面对当地民众的,需要时刻处理和应对当地的治理问题,呼应当地民众的需求。乡镇干部如果总是想着往县城跑,就会使基层政权“脱嵌”于当地社会,而基层政权恰恰是最应该落地的,最应该与基层社会互动在一起的。目前中国的国家治理,客观上需要重心下沉和权力下移,“走读”的干部心思都在上面,不利于国家治理的日常化和地方化。

 

    3干部“走读”现象是一个老问题,各地对此认识不可谓不深,一些地方出台的规定也称得上煞费苦心:有用指纹机签到的,有视频点名的,也有明察暗访的,但一直得不到根除。在您看来,干部“走读”现象存在的根源何在?

    刘伟:“走读”现象的普遍出现,一个根源是我国现有的城乡差距和地方发展不平衡。中国一方面城乡发展差距大;另一方面,低层次政府所在地的发展又比高层次政府所在的发展差,政府层级的高低往往对应着相应的地方发展差距。“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在生活和发展上,人们都想着往更高层次的地方流动,干部也是如此。基层和下级政府的干部将家庭往县城和上级政府所在地安置,这就造成了他们不得不“走读”。另一种根源是我国现有的干部任命制度。我们先排除那些下派干部的情况,他们的家本来就在上面,干部的下派并没有连带上家庭,他们也不得不“走读”。我们来看那些家本来在基层或地方,为什么还总是往上面跑?这与我们现有的干部任命制度有关。从深层去挖掘,可以看到我们的干部其实是由上面任命的,而不是有基层和地方的民众真正选举出来,他们受到基层或地方民众的监督并不够充分,因此他们对当地民众和当地社会负责的意识也不够强。

 

    4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都在积极治理走读风,据人民日报前不久报道,今年3月以来,广西出重拳、下猛药,各地掀起作风整顿风暴,狠刹干部“走读”风,比如“夜查”基层干部“在岗”情况,“晒”出干部上下班、值班等情况,作为年终考核重要指标。陕西省委办公厅印发《关于市县党政领导干部在工作地安家的意见》的通知,要求市县党政领导干部不得把家安在其他城市。在专项整治高压下,以上地方出台的政策规定都可谓是重拳、猛药。您对这些整治走读风的措施作何评价?

    刘伟:在中国现有的政治体制和干部任命制度下,上述的整治措施应该说是回到了官员管理的常识智慧上来。在我国古代的官僚管理制度下,官员如果要流动到别的地方为官,他的家眷都是随身跟着的,哪像现在这样的?只有官员的家庭和官员的工作地在同一个地方,官员的工作才能安心和专心。这其实是一个常识智慧和常识人情。干部和自己的家庭分隔两地,容易带来一系列的问题包括腐败。要求市县党政领导干部在工作地安家的意见,我觉得应该赞赏,也值得推广。

 

    5也有观点认为干部“走读”问题不能一刀切,基层干部同样拥有享受家庭温暖的权利,因此对整治干部“走读”现象,政策制定应更具合理化、科学化、人性化,应解决基层干部的后顾之忧,政策制定时在人情和原则之间、为民服务和对家庭负责之间寻找恰当的平衡。在这一点上有人认为天津市的做法值得借鉴,该市制定出台了《关于解决乡镇干部“走读”问题的规定》,建立和落实乡镇干部在本乡镇机关住宿制度、24小时值班制度、错时上下班制度、乡镇干部包村驻村制度等,对此观点和做法您又怎么看?

    刘伟:整治干部“走读”的措施是要有一定的灵活性,但灵活性的前提是原则性。这个原则就是,制度安排要有利于干部安心和专心地在所在地展开工作,与当地民众能够密切地展开互动。要在制度上保证干部特别是党政领导干部在所在地正常工作时间的完全到位,以及工作外时间的在地化;在工作外时间的安排上,倒是可以通过一些相对灵活的错时值班来协调。天津市对乡镇干部的要求略显苛刻和死板,比如在本乡镇机关住宿就不尽合理。正常上班时间之外的时间,应该要求干部的在地化,但没有必要要求他们一直都呆在机关里。至于要有24小时的值班,错时上下班和乡镇干部保存驻村,都是有益的探索。

 

    6在相关学者看来,对“走读”干部的管理我国尚缺乏系统性规定。在您看来,刹住“走读之风”的关键是什么?长效整治“走读”之风的系统性制度安排应如何因地制宜、兼顾不同层面?解决干部走读问题归根结底是为了做实基层治理,如何从根本上将“走读”关进制度笼子保证基层治理的有力有效?谈谈您的想法建议。

    刘伟:刹住“走读之风”的关键,从长远来看,还是要减少中国城乡之间和地方之间的发展差距,实现国内发展的均衡化。从近期来看,首先要完善并严格执行现有的干部考勤制度,并让群众能够参与到监督中来。一方面,现有的干部考勤制度多流于形式甚至被虚置,必须严格执行干部的工作时间考勤制度,工作外时间的轮流值班制度,以及主要领导干部“在地化”的考核。另一方面,如果群众办事,找不到工作人员或相应领导,群众应该有权利和渠道去反映。因为我们的政府是人民政府,政府本来就是为民众服务的,为民众提供方便的,干部不能只想着自己的方便。长效整治“走读”之风的系统性制度安排,应考虑基层与县市省的差异性,要考虑下派干部和非下派干部的差异性。目前来说,首先要想方设法严格从制度上保证基层干部的在地化,特别是那些相对偏远、交通不变和经济落后的乡镇,除了少数的下派干部(如“第一书记”),必须保证党政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的在地化。解决干部“走读”的问题,说到底是为了作实基层治理。从根本上来讲,还是要通过体制改革(如基层选举和社会监督)让基层干部真正做到自愿自觉地向基层民众负责,与基层民众打成一片。

                        

                                      20141024 

                              (载于《财政监督》2014年第21期)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