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就基层民主与公众参与回答学生提问”  

2014-11-15 00:31: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生:刘老师,上次您给我推荐的书,我先看了蔡教授的《民主是一种现代生活》。读完之后,自己有两个问题不是很清楚,想听一下老师的看法。问题一,蔡教授在书中讲民主制度之所以在中国的广大农村地区取得非常好的效果,是因为农民的选举行为关系到的是他们切身的利益,是同他们的生活紧密相关的一些事情,所以农民们有这个热情也有作出判断和选择的能力。然而,在城市地区,出现的问题中牵扯的利害相关方相对的比较多且复杂,而且在民主讨论的议题中,即便涉及到市民的利益也没有像农村那样直接明显的体现,这样一来,参与选举的市民是否能作出理性的判断?城市地区民主选举的功效是否被削弱了?

    刘伟:蔡先生对民主制度在中国广大农村地区的实践判断值得商榷,根据我的了解和调查,有的地方效果好,有的地方并不好,有的地方甚至运转不起来。民主运转的质量需要相应的社会条件和思想观念支持。但蔡先生看到了乡村民主的一些特点,即关涉农民的切身利益,乡村熟人社会事务相对简单,村民容易作判断。在村委会选举中,问题比较复杂,有家族选举,有贿选,也有选民不够的情况,很多村的选举还需要动员;在“一事一议”问题上,农民参与热情相对较高,因为关涉利益。

    城市基层民主是存在一些问题,社区选举,人口规模大,牵涉利益复杂,利益体现有时不明显,但除了选举,并非所有的议题都是这样。就城市社区选举来说,选举更多的是一个候选人与选民的互动,以及授权和承诺仪式,并不要求所有的选民都能作出完全理性的选择才能运转。但是要承认,不管城市社区,还是乡村,选举都有一些非理性的成分,只要主体上理性,形式上符合规范就不错了。

    在这个意义上,城市社区民主选举的功效不存在太大的消弱,因为在中国,其所处的政治框架和承担的功能,就不可能充分敞开其民主功效,而更多的是一个治理工具。当然,如果要让城市社区的民主选举充分发挥功效,需要对利益进行分类,就相关议题进行充分讨论,让利益更加透明和公开,让社区的居民平时有更多的互动,这样民主才能真正有效运转。目前,中国的城市社区大都还不具备这些条件,特别是社区变化太快,过几年就拆迁,人员流动太快,政府主要还是将社区作为治理和管控单位。

 

    学生:问题二,公众参与对于代议制民主有着补充的作用,但公众参与想要得到有效的发挥,前提是代议制民主的确立。但是,在中国,我们很多地方领导人的选举多是形式上的,普通公民无法决定谁当选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公众参与在中国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是否应该给予它一些决定权以确保公众参与不至于沦为形式?

    刘伟:关于公众参与与代议民主间的关系,你的分析有道理。在国家层面的代议框架确立之后,公众参与意义上的直接民主可以发挥补充和矫正的功能。但国内关键的选举缺乏真实的竞争性和民主性,公众参与是可以发挥一些作用,但其作用主要是装饰意义(合法化的功能),部分的实质性功能(可以归入群众路线的范畴,公众的有些意见和表达会进入决策程序),参与基层和地方的某些公共事务——政府在有些问题上毕竟要尊重公众的意见。在应然意义上,公众参与在中国应该有很大的空间,因为中国是号称“人民民主”的国家,也有群众路线的设置。

    但实践中变成什么样子,要分不同性质的议题,也要看不同层级的政府和治理空间。关键是,现在难以从制度上给予公众参与的强制性决定权,因为党和政府相关人等和部门还是在掌握主导权,他们会以工具性的角色设定并引导公众参与的作用空间和作用方式。只有真正的民主制度和民主实践,宪法和法律完全保障公民的参与和政府的回应义务,并有相应政党和利益集团的支撑,才能使公众的决定权从形式走向实质。当然,中国有的领导干部和有的地方,他们也逐步在制度上完善公众参与的环节,并加大其中的部分决定性,比如有些决策必须有听取群众意见的环节,群众反映太强烈的有些事就通不过。但这也并没有制度的普遍保障,有时也可能变成一个说辞,对群众参与的界定和采用还是由党政机构来定。这里的情况很复杂,可以好好比较一下中外不同国家的公众参与性质和类型。

 

                                     20141114日 诺丁汉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