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刘伟:“访学英国记——这边纪念过往的一种方式”  

2014-11-26 00:53: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次到诺丁汉的wollaton公园,很好奇路边的黑色长椅上大都写着“纪念某某”(in memory of……)的字样。

    那次去爱丁堡,国家展览馆侧边斜坡路上的好几排黑色长椅,上面的文字更是五花八门,或为怀念谁或为纪念某事。

    英格兰南部的巴斯(Bath)市,某公园内的长椅上的文字,竟是为纪念某某与某某在该市曾经结下的一段美好友谊。

    想必是为了纪念某个过往的亲朋,自己出点钱给市政相关部门或公园的管理部门,就可以在公共场合安置的一把椅子上(或自己出钱买下一把长椅的安置权?),铭刻你的纪念。(椅子作为公共设施,在其上附加一块写着怀念文字的金属板,这其中的申请、审批以及捐款机制值得探究,也很值得深思——谁说公共设施不可以由私人来提供(或部分提供)?)

    印象特别的一件事。格拉斯哥大学校园坡上的一棵小树,中间挂着一块木制牌子,牌子上写着某个人的名字以及生卒年月。我去的那次,这棵树上面插上了一些花,应该是友人或亲人的怀念。人来到世界上,匆匆地来,然后匆匆就走了,留一下一个名供后人念记。

    (在路边的公共林地上,栽种树苗,以作为纪念过往之人的依托,这其中的申请和经费机制同样值得讨论,道理和长椅是相近的。)

    还是在爱丁堡。看见一座墓碑就在闹市区,墓碑的隔壁就是一个家庭生活博物馆,人进人出。死者,生者,一墙之隔,实为邻居。

    那次在巴斯市,沿河经过一座教堂。教堂旁边是一大块墓地,这墓地的位置应该也算是市区的中心地带。

    当时不禁想起,怎么很少在中国的闹市区看到大片的墓地呢?

    以前很喜欢的一首诗:“死者在生者中间,我们都是江河的影子。”

    到英国后,发现这里,生与死之间,生者与死者之间的界限似乎有一种温情的日常性,而这种温情的背后其实是良序的社会运作机制。

    不像中国,对于过往者特别是死者,要么因神秘而恐惧(不吉利),要么因敬畏而崇拜。

                                20141125日于诺丁汉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