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大学政治学学士(2000),北京大学政治学硕士(2003),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2008),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博士后(2011-2014),英国诺丁汉大学访问学者(2014-2015)。现为武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导。主讲《政治心理学》、《发展政治学》、《中国政治与政府》等专业课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等通识课。兴趣涉及基层政治、当代中国政治与后发国家政治转型。著有《难以产出的村落政治》(中国社科版2009)、《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北大版2015)等,译有《多元社会中的民主》(上海人民版2013)。

网易考拉推荐

劉偉:“關於內地高校思政課的功能與去向”  

2014-11-29 07:49: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學生髮來《二十一世紀》一組討論內地高校思政課存廢的文章,讓我對其中涉及的若干問題談談看法。大學思政課這個主題,本來很值得嚴肅深入地討論,因為它是中國高校的一個根本性問題;但又不太能得到真正的學術討論和公共討論,因為這事關執政黨的意識形態領導權。

      從現代教育的價值目標和運行邏輯上講,政治宣傳和教化類課程在大學之前就可以停止了。從大學開始,教師只是教育者和學者,而不是宣傳家,也不應該是宣傳家。同樣,學生是探索者,學步意義上的研究者,他們選擇不同的專業,自主學習相關的課程,而不是被迫受某種意識形態的灌輸。當然,即使是先發的民主國家,自有現代國家以來,大學與現代國家之間的關係也存在一定的張力:一方面,大學保有一定的自治權;另一方面,現代國家的政治規訓畢竟影響到大學本身,大學在主要的政治理念上與現代國家也是基本一致的。因此,現代大學是逃不開國家和政治的影響的,包括現代政治觀念和政治價值的潛在影響。但這種影響一定是自由開放競爭的學術性教育過程,而不是赤裸裸的單向意識形態霸權意義上的宣傳和表達過程。

      中國的情況很特殊,因為大學沒有自治性,其課程設置和教學內容,涉及到政治知識、價值和觀念的範疇,是由執政黨和國家決定的,從根本上講是由執政黨決定的。中國從總體上看是個一元性的政治體系,其目標就是貫徹統一的政治意志和政策意志,整合、排斥和壓制異質性的力量。執政黨的一元化領導,勢必使其將高校作為實現思想領導權的重要陣地。在中國目前的黨政體制和政治屬性下,思政課從90年代以來其實得到了全面的加強,相關師資的配備和培養,經費的投入,學科的設置,教材的統編,馬克思主義學院的廣泛成立,思政課得到了更堅實的支撐和促進。在這個背景下,思政課是不可能退出的。期許思政課短時間內退出高校課堂,是對中國政治現實的回避,姑且不說現在有多少專家、教師和學生依託在這一名義下生存和發展。

      與此同時,也有一些亮色。即,在這樣一個現實面前,我們還是可以看到,同樣是從事思政課教學的老師,他們的價值取向和知識結構也會有所不同,他們也會運用不同的教師能動性。有的老師反而利用了這一平臺作一些思考性的講授,或學術化的講授,這種授課方式對學生也會有益——當然這是對那些認真聽課的學生而言的。這是有一些學生對思政課並不那麼反感的原因,因為他們或許碰到了好老師,要麼有水準,要麼有勇氣,要麼有技巧。同樣的經,有不同的念法,就看你會不會念。

      但從現有的制度安排上看,由於這類課程是必修的,學生沒有選擇,又有統編教材和應試要求,使學生在其中的自主思考和被動灌輸之間,總是存有一定的割裂和緊張。而且,就我的接觸和觀察來看,在總體上,思政類大部分老師是嚴守政治分寸而趨於穩健甚至是保守(或威權)的,完全貫徹獨立思考和學術自由的老師畢竟不是主流。就算老師們心裡都明白有一些道理可能值得商榷,有一些事情有待進一步澄清,但他們一般都不會去說透說直白,他們最主要的依據還是官方的定論——所謂“講課有紀律”。就探究真理和學術屬性來說,思政課在本質上多少是有些背道而馳的,因為它首先承載的是意識形態教化功能。但從當前國家的意識形態的整合來看,思政課程或許潛移默化地提供了不同專業大學生基本一致的政治知識、價值、觀念和意識,這是現有政治體系的思想和心理資源。至少這可以使異質的政治觀念體系和價值觀不會短期內普遍地擠佔大學生的頭腦。這對政治體系的穩定和延續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我們也不能說這完全就是負面的。

      因為思政課佔據了大量的學時,學生在自覺不自覺當中難免都會受到一定的影響,特別是那些除了思政類通識必修課程基本上只上專業課的理工科學生,很多都不自覺地習得了官方相關的概念、語氣、事實和“邏輯”。在綜合性大學和理工科大學,這種差別比較大,特別是有的理工科大學不重視通識類課程的多元性,相應的師資又不能配套,學生如果不能善於獨立思考、自主學習,他們的政治觀念甚至世界觀就會受制于現有的一套話語體系和論證邏輯。從長遠來講,這影響到國家未來精英和中產階層的政治視野、政治取向和政治人格。

     當然,思政課也好,通識選修課也罷,教師在課堂上所講的東西,學生都會通過自己今後在社會上的經歷和觀察對其重新審視。一個人只要經歷足夠豐富,視野足夠開闊,講事實講邏輯,追求真善美,最終都會確立他自己的政治觀和人生信條,而這種觀念和信條都不是主流意識形態所能夠完全左右的。在這個意義上,社會自身的發展和開放,比大學教育對人的觀念塑造作用更為根本。

      所以,也不必太焦慮大學思政類教育多麼灌輸多麼不合理,或者多麼有效多麼合理。中國的現實暫時還在那裡,必然會有這一類的課程存在——在現有的政治框架下,它們的功能甚至具有不可替代性;教師有一定的能動性,學生也可以發揮一定的能動性,因此永遠都會有一些觀念不拘于所處時空意識形態套路的人;從長遠來講,個體最終的政治觀念將由其接觸到的社會現實重新塑造和調試,意識形態也是有限度的。同時,社會中總有一部分人對意識形態的敘事是清醒的,也總有很多普通民眾對主流意識形態習焉不察。不論是在一個意識形態霸權單向彰顯的國家,還是一個思想多元的民主社會,願不願意反思、善不善於反思,個體之間永遠都存在差別。

      雖然從長遠來看,作為政治轉變的產物,思政課最終應該轉變為國民教育課或公民教育課;而大學的思政課則應該收縮到選修課的位置,並加大其學術性和多元化的色彩。但期許近期在制度設計上對思政課予以裁撤,這顯然是不現實的。在此條件下,我們只能寄希望於社會自身發展對個體的改變,更寄希望於個體願不願意思考、善不善於思考。也就是說,他到底願不願意對自己的國家和社會較真,願不願意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20141128日諾丁漢即日

  评论这张
 
阅读(4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